總瀏覽量

2018年4月18日

風投史上最成功的投資 ---- 6000萬變30億


騰訊可動用的投資金額大約有600億美元、日本軟銀高達2170億美元,阿裡巴巴不詳,但肯定是近千億美元以上,以日本仔孫老闆為例,金主來自集團本身、鴻海、蘋果、中東主權基金等等,口袋深不見底。

這些亞洲三大巨頭,近年玩串曬傳統投資市場個party,令到傳統的私募基金、創投基金及初創企業帶來極大挑戰。

典型的傳統投資機構一般是向退休基金、主權財富基金、富豪Old Money家族集資,操作幾年之後,大家分餅仔,這個傳統的圈子,一向有好嘢收埋食,比一班外來的野蠻人引爆激烈的收購戰,大家都覺得相當唔妥,但係又吹佢唔脹,無他,形勢比人弱。

這些新玩家,隨時可以砸下數百億美元的資金,手筆之大,令其他任何投資機構都望塵莫及,這也意味著,他們決定亞洲新興產業贏家和輸家的生死。

去年中國電商巨頭京東打算收購印尼的Tokopedia,單野揚咗出嚟之後,阿裡巴巴突然閃電出手,宣佈投資Tokopedia超過10億美元,令整個合作胎死腹中,京東鎩羽而歸,老闆劉強東嬲到爆,騰訊持有京東超過兩成,是最大股東,也因此受到牽連,鷸蚌相爭,印尼佬得利。

去年中國電商巨頭京東打算收購印尼的Tokopedia,單野揚咗出嚟之後,巴巴突然閃電出手,宣佈投資Tokopedia超過10億美元,令整個合作胎死腹中,京東鎩羽而歸,老闆劉強東嬲到爆,騰訊持有京東超過兩成,是最大股東,也因此受到牽連,鷸蚌相爭,印尼佬得利。

傳統投資機構主要關注財務報表,但BAT加上SoftBank這些新玩家各有盤算,從策略、目標、到打擊對手等等思維皆有,結果是經常顛覆了傳統PE, VC基金的玩法。

就風投資金來說,回報遵循Pareto Principle——所得利益的 80% 源自於20%的交易。出色的風投在投資時很清楚一點,要想獲得成功,那麼他們也會承擔很多虧損。

我們分析了有史以來最成功的風投,每一家公司,我們都會分析它們在上市或被收購之前公開的重要資料、促進公司發展的因素以及重要投資者扮演的角色。如下便是我們針對這幾家公司的具體分析:

WhatsApp
2014年,Facebook220億美元收購WhatsApp,這是有史以來風投投資的創業公司中規模最大的一筆收購交易。對於Sequoia來說,這也是一次巨大的勝利。作為WhatsApp的唯一一位風投,這筆交易將6000萬美元的投資變為了30億美元的回報。

紅杉資本的成功基於一點,它是WhatsApp創始人Brian Acton以及Jan Koum的獨家合作夥伴。通常早期階段的投資者在投資一家公司之後,都希望能吸引後續的投資者加入其中,借此造勢並促進投資取得成功。最終,在初創企業的股權結構表中,最多可以達到56VC這一點很常見。

WhatsAppSequoia則採取了不同的策略:在2011年價值8000萬美元的A輪融資中,紅杉資本是唯一一位投資者,當時它給WhatsApp的估值是7840萬美元。而在隨後的B輪融資中,投資方依然只有Sequoia

WhatsApp的創始人是反傳統的。在公司發展早期,他們就曾宣佈抵制廣告並發誓永遠不會在自己的服務中植入廣告、擾亂用戶的使用體驗。對Sequoia來說,它對WhatsApp的發展前景表現出了出奇的信念,即便這家公司在擁有數億用戶時的盈利還十分微薄。紅杉憑藉這種堅定的信念投資了WhatsApp,它們得到了很大一部分的股份。

SequoiaWhatsApp的估值達到15億美元的時候,它又額外追加了5200萬美元的融資,而當時WhatsApp營收才僅為2000萬美元。最終,這項投資大獲成功。在Facebook220億美元收購WhatsApp的時候,紅杉資的總投資達到了6000萬美元,持有18%的股權。最終,回報超過30億美元,相當於是50倍的回報。

Facebook
對於早期投資者Accel Partners以及Breyer Capital來說,Facebook進行IPO時候的融資規模達到了160億美元。按發行價計算,Facebook的市值為1040億美元。這兩家風投機構領投了2005Facebook1270萬美元的A輪融資,拿到了當時還叫做是The Facebook公司15%的股權。

Accel Partners以及Breyer Capital投資之際,公司的估值達到了驚人的8750萬美元。差不多直到一年之後,投資者們才開始瘋狂投資這家早期社交媒體初創企業。2006年,鑒於用戶數量以及公司營收的增加,還有一些公司也參與了FacebookB輪融資:Founders FundInterpublic GroupMeritech Capital Partners以及Greylock Partners
這輪額度為2750萬美元的融資輪讓Facebook的估值達到了4.68億美元。
2006年,Facebook大約擁有1200萬用戶,主要關注的還是大學市場。考慮到每天秋季會有1500-2000萬名學生上大學,那麼Facebook很有可能會一直局限在學術圈裡,並在接觸更寬闊的世界時以失敗告終。

投資者們無法瞭解在畢業之後,人們是否還會繼續使用Facebook。他們也不知道Facebook會發展到校園以外,甚至發展到其他國家。這也是為什麼Accel以及Breyer的投資在Thiel等人看來是過高估值。

Groupon
Google2007年上市之後,2011Groupon的上市就成為了美國互聯網公司最大規模的首次公開募股。Groupon當時的市值接近130億美元,IPO募集到了7億美元。

Groupon第一天交易日結束時,公司早期投資者New Enterprise Associate所持有的14.7%的股權價值大約25億美元。但是Groupon上市,其背後最大的贏家還是公司最大的股東Eric Lefkofsky

Lefkofsky曾是Groupon的聯合創始人、主席、投資者以及最大的股東。憑藉私人投資以及管理崗位,他在Groupon擁有雙重身份。不過,他的做法引起了一些爭議。但不管如何,他最終持有公司21.6%的股權。當Groupon2011年上市的時候,他的股權價值36億美元。

Snap
Snap公司在20173月上市,市值達到250億美元。這是自1999年之後,社交媒體以及資訊公司退出案例裡的第二高市值。

當時,風投公司Benchmark Capital Partners持有的股份價值大約為32億美元。Snap的首次公開募股還促使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的投資也取得了圓滿成功,這家公司投資的800萬美元變為了20億美元的回報。

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第一次投資Snap是在20125月,它參與支援了48萬美元的種子輪融資。九個月之後,Benchmark作為唯一一位投資者參與了公司A輪融資,金額為1350萬美元。值得注意的是,Benchmark的投資是由合夥人Matt Cohler以及Mitch Lasky領投,後者還成為了Snap創始人Evan Spiegel的導師。


台北麥大哥說:回到亞洲的新創公司,這裡的Startup公司沒在解決任何重大問題,他們唯一會做的事就是,觀察美國最近流行甚麼,從美國抄襲新創公司,做出亞洲版本,簡單的說,就是新創公司抄襲新創公司,然後等這些大公司來收購。

譬如,最近流行AI,那我也開一個AI公司,聽說最近美國電動車崛起,那我也做一個電動車,聽說最近區塊鏈很紅,那我也做區塊鏈,聽說,最近智慧音箱很紅,那我也做智慧音箱。

想像一個情景,一批最有創造力年輕人,它們沒在關心如何解決人類重大問題,只想看看美國最近流行什麼,趕緊成立一下公司,做出亞洲版的山寨新創公司,這是何等的落後。

我們來看一下世界的富豪,你就會發現富豪專心在解決人類重大問題,也就是說,它們不會跟隨現今流行的趨勢,因為,它們就是趨勢的創造者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