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8年4月16日

資深剩女劉若英(二)



人到中年後,有一個詞叫做相由心生,說的就是一個人面相的好壞與其心靈的善惡是相輔相成的。女人大美為心淨,中美為修寂,小美才為貌體。

所以,過了三、四十歲的中女,就要為自己的臉埋單了。最高級的整容,其實就是整心。

上品女人看氣質。

心修好,靈魂才能安寧,安寧的人,才懂得心平氣和地與自己相處,不會在是非之間勞心費神,不以得到為喜,亦不以失去為悲。

沒有陳昇,就沒有今天的劉若英。「奶茶」是陳昇為她取的名字,並伴隨她直到現在。陳昇是她的恩師,從她入行開始,手把手教她成長,可大家都看得出在奶茶心目中陳升不僅僅是師父。


陳昇說:「妳就像一杯奶茶。雖然沒有紅酒的高貴、典雅,沒有咖啡的精緻、摩登,卻自有一種溫潤、香濃。」

一個情竇初開,一個已為人夫,註定是一場心酸的守望。

奶茶說她只看到陳昇穿過兩次西裝,一次是師父的婚禮,一次是在她2002年的演唱會上。

劉若英第一次開演唱會,開心地跑去請陳昇做嘉賓。對方卻當面一盆冷水潑過來:關我X事。

演唱會當天,當劉若英深情地演唱《為愛癡狂》時,陳昇卻突然西裝畢畢地出現。劉若英當時高興得,像個扭捏失態的小姑娘,以至於激動得唱不出聲。

善良、大方、有自信、有活力、有修養,這是做氣質女人的基本內涵。

氣質是一種自然而然的美,是一種不施粉黛而的妖嬈和魅力;是一種氣韻、氣場。善良是氣質的底色。善良是女人的天性。

小說或者電視電影裡經常聽到「婦人之仁」的話。這原本是《史記》裡用來批評項羽的,卻從另一個方面說明瞭女人的善良。女人們總是好心腸,對人對事很容易表現出同情、悲憫。

如同《後來》這首歌劉若英已經唱了18年。可去年劉若英在演唱會上唱起《後來》,情到濃時依然控制不住自己一度崩潰大哭。

後來我總算學會了如何去愛
可惜你早已遠去 消失在人海
後來終於在眼淚中明白
有些人一旦錯過就不再

初識不知曲中意, 再聽已是曲中人。

劉若英曾說,唱這首歌像是在唱自己:對我而言這首歌有著特別的意義,有時會唱到我覺得好像把心唱到嘴邊,快吐出來的感覺。

「以前總以為,人生最美好的是相遇。後來才明白,其實難得的是重逢。如果我們能夠久別重逢,我希望你別來無恙。」裡那種深愛、遺憾和孤單的情緒,隱藏這無數人的影子,

1991年,一個好友介紹劉若英認識了滾石的著名歌手兼音樂製作人陳昇。陳昇認定出水芙蓉般清純的劉若英是個很有前途的歌手,立即邀請她到自己的工作室工作。

這年3月,劉若英來到陳昇的新園工作室擔任製作助理。讓人想不到的是,她在工作中悄悄愛上了才華橫溢的陳升。其實,陳昇也喜歡劉若英。每天下午的午間茶點陳升總是點奶茶,大家很好奇:「陳昇,你怎麼這麼喜歡奶茶?」陳升笑著說:「因為奶茶有奶的芳香卻不像奶那麼膩,有茶的清淡卻不像茶那麼澀,所以奶茶可以喝一輩子不會膩味。」

陳昇又看著劉若英,半是打趣半是認真地說:「劉若英就像一杯奶茶!她雖然不算標準美女,但就像杯溫暖的奶茶,雖然沒有紅酒的高貴典雅,沒有咖啡的精緻摩登,卻自有一種溫潤香濃的芬芳。」

默默無聞的PA變成熠熠生輝的大明星,但師父永遠都是師父,在陳昇面前,奶茶就像一個眼睛裡都是星星的小粉絲。劉若英曾說師父過來拉著我的手,很奇怪,我心裡一下子就踏實多了。很多時候,即使是我最累最沮喪的時候,只要見到他,哪怕他只是伸手拍拍我的頭,我的心情就會一下子平靜下來。

2005年,劉若英受邀參加侯佩岑主持的節目《桃色蛋白質》,陳昇也來到節目中接受訪談。在節目中,劉若英單膝跪地送上自己的新專輯CD給陳昇,卻被陳昇拒收,她瞬間忍不住低頭哭泣。



侯佩岑問陳昇:「你喜歡她嗎?」

他的回答是:「肯定喜歡啊,否則我為什麼為她做這麼多事情。但是她像風箏一樣,不知飄到了什麼地方。」劉若英眼含淚水地追問:「如果我飛遠了,你可以拉拉線啊,風箏的線永遠在你的手裡,你一拉線,我就會回來的。」

向來緣淺,奈何情深。

沉默片刻後陳昇絕情地回答:「可是,我找不到線了。」


之後,以為奶茶終身不嫁,一直藏得很深很深。奶茶對陳昇的這份愛堅持了15年,固執過、卑微過、痛過,最終選擇了放下。人這一生,終究要學會與自己和解。

刻骨誓言,抵不住滄海桑田,輪迴轉世,卻仍舊負了芳華。

不少女人的一生都是馬不停蹄地錯過,輕而易舉地辜負,不知不覺地陌路。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女人對記憶有兩種態度,一種是埋怨和悔恨,一種是懷念和感恩。回首昨天,但願總能帶著第二種心情。

生活就是這樣,妳報以天真,它回妳爛漫,妳投以咖啡,它報之奶茶。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