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8年4月8日

世人只知宮崎駿,不知還有高畑勳

妳從什麼時候開始覺得,自己真的長大了?

45日,82歲的高畑勳在東京逝世。我們又見證了一位巨匠的離開。

很多人是從那些童年時看起來堅不可摧的「大人們」紛紛離去時。

很多內行的動漫迷來到東京中野,一定要到中野百老匯Broadway來朝聖,這邊可是有一棟超大的,有各式各樣的動漫商品、 日本漫畫、CD、模型等等, 而且也是最大最多的二手商品,有很多的動漫模型,還可以找到很多童年。藍精靈、忍者龜、咸蛋超人、美少女戰士等等,而且仲有不少宮崎駿漫畫手稿。


宮崎駿生於二次大戰時期,自小對戰爭所帶來的苦難耳濡目染,他的作品往往滲透反戰資訊,尤其早期作品如《風之谷》及《天空之城》。

宮崎駿的父親生產零式戰鬥機主引擎,算是因戰爭而發財,被冠以軍國主義」的罪名,他在《風之谷》把象徵軍國主義的軍人矮化,又展示戰爭之後遍地荒蕪· 宮崎駿認為,世界上存有比生命更重要的大義,若早生一點,一定會在那樣的社會與時代中,成為熱血的軍國主義少年,志願參戰,然後在戰場中死去。


他曾經是童年的造夢者,高畑勳就是宮崎駿最信賴的監製,《風之谷》、《天空之城》都是由他來擔當Producer。宮崎駿是那個夢想家,他負責製造夢。高畑勳是那個把夢實現,放在我們眼前的人。同時,他是和宮崎駿齊名的吉卜力三巨頭之一。

也許不少人對於高畑勳這個名字感到陌生,那麼我們來最後這樣形容他一次吧,是他發掘了宮崎駿、久石讓,他是用童話故事講現實殘酷的大師。


在宮崎駿的盛名之下,吉卜力對於很多人來說,只屬於宮崎駿。而很多日本的動畫作品,被打包裝成「宮崎駿作品集」播放。

相信有不少人看過《再見螢火蟲》且為之動容。
戰爭中,哥哥帶著妹妹求生,他們用泥做成食物填飽肚子,這不是孩子的過家家,是生存。可愛的少女,堅強的少年,都死在那個戰火紛飛的年代。但很多人卻以為那是宮崎駿的作品。其實這部作品的真正導演是高畑勳。


被掩藏在宮崎駿這個名字之下的高畑勳,在很多人看來是悲劇的,但其實,一切是從他開始,一切也是他想要的結果。

高畑勳是精英中的精英,他畢業於東京大學,出於興趣,開始加入動畫行業,自然也是精英。他是宮崎駿的前輩,兩人開始同在東京映畫工作。後來,他與宮崎駿一起離開東映,共同創立了「吉卜力」,也就是今天,無數影迷心中的童話王國。

1972年,他製作了《熊貓家族》,是小女孩和熊貓一起快樂生活的簡單故事。日本人話這故事太淺顯,是給小孩子看的。我卻覺得,小孩本就懂得簡單的快樂,是成年人才需要從動畫中找回獲取快樂的能力。

1994
年,他擔任編劇和導演的《百變狸貓》。講述了一個單純善良的狸貓們,被人類文明的發展,擠壓到失去生存之地,不得不偽裝成人類,生活在都市中。

他們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集體製造一種幻覺:那時候青山綠水,他們每天藍懶洋洋無憂無慮。其實妳們都是「狸貓」,被現實世界教做人之後,穿上大人衣裳,偽裝成成人模樣,心裡最喜歡的,還是那個無憂無慮的自己。


2015年,79歲的他還有作品問世。他耗費8年時間,50億日元,製作了一部註定不會賺錢的作品《輝夜姬物語》。

79
歲,這部作品上映。果然,評論兩極分化。有人甚至不懂,他為什麼要用現如今極度不討喜的畫風。但作為一個79歲的動畫工作者,高畑勳或許比誰都知道,自己不能再為自己熱愛的事業留下太多了。他老了。

宮崎駿是他的後輩,也許在世人的眼中,宮崎駿名聲大得多,甚至某種程度上,宮崎駿一直把高畑勳當做假想敵。

但宮崎駿卻在高畑勳最後一部作品《輝夜姬物語》上映時,第一時間跑去了戲院觀看,然後留下了一句,「這才是會改變日本動畫界的作品」後,又匆匆離去。並且這部作品還入圍了奧斯卡。

在久石讓還是名不見經不轉的配樂師時,破格起用久石讓為《風之谷》配樂。從此久石讓從無名小卒,成了赫赫有名的配樂大師,一張飛炒過萬。


物欲橫流,價值觀單一的社會,無論做事還是做人,保持初心是一件極不容易的事。需要很強大的內心和定力才能站立。很多人往往很自信地說:人定勝天。事實上,人是最脆弱的,靠自己永遠靠不住的,需要一個信仰的力量來更新和支撐你。

簡歷和墓誌銘:一個是面對生,一個是迎接死;一個是人生奮鬥的目標,一個是人生最終的定位。

宮崎駿也好,高畑勳也好,別忘記他們製造的美夢,也別忘記那美夢背後是他們的兢兢業業。聚散總是無常,都是在以自己的方式,呵護著這個世界千千萬萬個孩子的夢想。

這樣一個偉人,用一生,讓每個孩子有夢可以做。讓每個成年人能在童話中找到共鳴。誰的童年沒有他們

歲月有童話 ,韶夢何時醒?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