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8年5月26日

年輕人沒耐心,中產充滿危機感


不變很危險,社會很像小孩,身體不斷在變化,隔一段時間,原來的衣服就不能穿。當人腦已經追唔到電腦,人工智能已經完全取代妳的時代,競爭者並非同業,獎罰分明的制度再不能驅動人心,唯有懂得放手,激發起人們心中的願望,才能把雜牌軍變成戰將。

有創意的人,每隔一段時間就要審視身邊習以為常的事物,重新認識這些事物在大時代的位置。日本蔦屋書店說他不是開書店賣書,而是提供「生活品味的提案」;迪士尼說他不是拍卡通片,而是「販賣夢想」。

去年二月,用了幾篇文章《鞋狗的一生》介紹Nike Philip Knight的管理哲學,首先佢找到一班有志同道合,同樣癲狂的雜牌軍,佢稱之為Shoe Dog,佢哋個腦諗嘅,嘴巴講嘅,除咗波鞋之外,沒有別的。

Nike的創業來自一個瘋狂的想法,既然瘋狂,就冇規則可依循,咁如何令到團隊有共識?就是放手一搏,讓他們自己犯錯,Trial and Error,完全信任,孕育出強而有力的雙向忠誠,這份忠誠會令到團隊即時互補。台灣那位小史就是有這種特質。

「別告訴他們怎樣做,是讓他們自己做出成績出來,給你驚喜。」Phil Knight如此說。

這是來自50年前的管理哲學,在當今講求控制,事事監管,追求部門KPI的職場,等級清清楚楚,凡事講規矩的年代簡直是異端,但是十分Work。猶於航海,駕駛帆船要時刻注意潮汐和方向,不斷檢討才有不斷的發展。

Amundi Disruptive衛斯理Wesley LeBeau團隊來了香港,我請食譚仔三哥,佢話一定要見一個人,是我左手Double A。我問他為什麼?

Double A大學畢業後一直很順,第二年就因為表現出色拿到了最佳新人獎,憑工作表現,技術實力一流,擅長打硬仗,不僅適應了高強度工作壓力,收入加獎金差不多是數十張Amazon股票。

細行不一定工作環境好,不一定福利優越。但每個人都不是螺絲釘,但只要能夠生存兩年以上,我都會幫妳鍍上一層金。啤出來也是一顆金螺絲釘,生存無憂。

在一個階級固化的社會裡,寒門如何出貴子?

但如果想要撈得更好,就必須明白背後的一些鐵律。時代變了,但好多人還沒反應過來。妳會發現永遠有比妳更優秀的人,有時候費盡全力成了1%,會絕望地發現和前面的0.1%還是天壤之別。投行只有幾個名額,每一個人的學歷和能力都比妳優秀。

溝通與表達能力,尤其是文字表達能力。其實是一項被嚴重低估的職場能力,在公司的薪水和地位,取決於妳能說服多少人,能夠調動多少人。這也是贏家的真相。

為了回答這一問題,理解美國社會的貧富兩極分化是如何影響下一代人的生活機遇的,哈佛大學Robert Putnam教授組織研究團隊,以數年之功,追蹤訪問了生活在美國各地的107位年輕人,呈現出美國社會在過去大半個世紀以來的變遷,書寫了一本關於Our kids: The American Dream in Crisis的警世恒言。


正如《紐約時報書評》所言,讀罷此書,沒人還能相信美國還有機會平等這回事。

也許妳會問:美國的教育和社會狀況跟妳們有什麼關係?提醒一下,Putnam筆下的美國現狀,就是妳們和們的孩子即將面對的明天。所以,對家長來說,這是一本洩露天機的書:

在一個發展成熟的社會裡,真的寒門難再出貴子嗎?

未來的孩子,將要面臨怎樣的階層狀況?如果真的有所謂的階層固化,現在該怎麼教育孩子?留給妳們的時間還有多少?

答案,可能比你想像的還要殘酷。在美國,窮人已無法翻身,階層流動幾近停頓,窮人再努力,也是出頭無望。

在美國,窮人只需要做三件事就能擺脫貧困:第一,先結婚再生仔;第二,高中畢業;第三,找份全職工作。可就這簡單的三件事,窮人做不到。

因為他甚至根本不追求脫貧。他所在的社區,他身邊的朋友,過的日子都和他一樣。大家認為,每天開Party飲酒作樂不是挺好的,為什麼嗎非要變得跟那些中產人士一樣努力向上,把自己搞得那麼累?在窮人身上,普遍缺乏自控力。他們早早地懷孕,早早地退學,為了一點小事就把老闆炒掉,任何工作都做不長。

像不像香港?

可能連他們自己,也沒意識到,限制他的不是運氣,而是自己的思維方式。這些思維方式來自他的朋友、家庭、成長環境,並且把他們牢牢地鎖死在目前的階級水準。

這些問題,甚至很難通過教育解決。因為它跟美國社會的特徵緊密相連。

Putnam團隊曾約訪過一位貧窮的消防員。沒想到,這位消防員不僅是自己赴約,還幾乎把一家大小子人都帶來了。他不好意思地說,我想讓孩子們看一看真正大學畢業、還有著正經工作的女士長什麼樣。

是不是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對絕大多數廢青來說,只要分數夠,讀大學並不是特別難的事,依然是普通人改變命運的有效途徑。可在美國,好的大學還真不是你想上就能上。

光是學費,就能把絕大多數窮人劃出界外。美國宿舍一個月$1400,宿舍自助餐早餐$11,午餐$15刀,晚餐$18刀,最便宜的二手課本要$80刀,貴的是$200以上;而每年學費$6萬,美國人平均年薪是多少呢?5皮,10皮以上就算高的了。好的大學,打工仔連學費根本付不起。

而且好的高中初中和小學可不是好成績好就能上,基本上是用錢砌出來的,私立學校一年36萬美金很稀鬆平常。你在美國是打工仔階層?對不起你的孩子只能上公立,你連有錢人的後代都見不到。

想上好大學?Sorry,你們來自義務教育高中的申請,好大學基本看不到,就算被錄取也讀不起。窮人之所以難以通過教育改命,知識改變命運?還在於他們身上背負的無形負擔。(未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