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8年6月2日

年輕人沒耐心,中產充滿危機感(三)


天下第一莊,孫正義在年輕時,只要諗到有一件想知道的事,佢就會主動搵人問,搵人諮詢,借助別人的智慧,自己更上一層樓。

16歲時,和當時的日本麥當勞社長藤田見面,是日本企業界的軼事,當時孫正義只是一個16歲的柒頭高中生,他積極寫信給藤田先生,打咗好多次電話俾麥當勞秘書麥當娜,死纏爛打之後,藤田終於肯見佢,好不容易和社長面對面,孫正義提出的問題是:「社長,我想去美國留學,但係讀乜嘢好?」


藤田諗咗一諗,回答是:「細路,今後的時代,應該是要學電腦。」估唔到這句話,決定咗孫正義日後的方向,當時為1973年左右。

這個例子令人明白,無論自己是誰,只要積極請教別人,不恥下問,大多數人都樂意提供答案,自己就會找到想知道的知識和情報。

向素昧平生的說對方說,想借助你的力量,這樣需要花上好多精力,同時間更要鼓起勇氣,正因為如此,對方才Feel到這個人是真心,從而會想,既然如此,就幫佢一把。

懂得借力打力,無論什麼問題都可以解決,如果妳老闆要妳策劃宇宙航天開發工業,妳應該立即把任務接下來,因為只要集中請教航天開發專家的力量就可以,我不相信亞馬遜賣書的時候,就已經諗到可以射火箭上太空。自己冇的東西,向他人借。


在一個發展成熟的社會裡,真的寒門難再出貴子嗎?答案,可能比你想像的還要殘酷。在美國,香港,窮人已無法翻身,情形有多嚴重呢?小一派位,已經定了妳孩子的一生。


40年前的屋村,未來的老板、未來的富人、未來的律師、未來的工人、未來的餐廳待應生都住在同一條街,同一幢樓。鄰居把所有孩子看作我們的孩子。孩子們上著同樣的學校,一樣得到大人們去考大學的鼓勵。要是哪家孩子遇到困難,也能在屋村內找到援手。

可現在呢?連大角咀、堆填區、這些環頭環尾都被開發為偽中產富人區,而窮人則慢慢聚集在另外的悲情區域,我們的孩子變成了「你的孩子,我的孩子」,再也沒了相親相愛的氛圍,低端人口和一般人交流漸少。也就是說,在廢青到廢中的半個世紀,階層固化的過程已經完成。

1980年,富人也好,窮人也罷,都處在重新積累財富的過程中,貧富差距並不大,大家的財富值差不多在同一起跑線上。班上的窮孩子,也都不覺得自己窮,甚至很多窮人學生後來比富家子弟還要撈得好。

但到了妳下一代,事情就開始變了。階層終將固化,妳們該怎樣教育孩子?

見識決定命運,格局決定選擇,一個開過眼和沒開過眼的人,做事的格局自然是天壤之別。人不會渴望在他的世界裡不存在的東西,年輕時選擇會影響自己一生,就是見識決定命運的最好解釋。

那些還沒來但渴望來國際大城市(New York, London, Tokyo, Berlin, Bangkok, Shanghai)的年輕人,來試試吧。成本只是一張機票。如果不行,妳再回去,又能損失什麼。當然,若連這點勇氣都沒有,人生再失敗也沒什麼奇怪的。

妳見過這個世界上的好,妳見過這個世界上真的有人在過著妳想要的生活,妳知道妳值得一切更好的東西,所以妳會更加篤定,更加心無旁騖的努力。

Heaven PleaseVenus從少都大都喜歡寫作,四年班己經開始投稿,喜歡剪剪裁裁做衣服,很自然讀上Fashion Design,當上時裝編輯令她的審美及文字功力更上一層樓,精靈通透,才藝溢流,2011年創辦Heaven Please及目前的RM,成為目前香港服裝界中堅分子。

妳只有見過一切,妳才有資格選擇。

群體的智商,比個體的智商更重要,國際城市裡聚集了更多的聰明人,而群體的智商,比個體的智商更重要,這也是為什麼妳要留在大城市。

這點怎麼解釋呢?有個著名的分錢實驗:實驗時,把受試者分成兩人一組玩遊戲。一組的兩人分別用 A B 代稱。

遊戲規則如下:

實驗人員先給A五蚊,B沒有錢。

然後A要把錢分給B一部分,分多少都可以,不論AB多少錢,實驗人員都會把錢數乘以3比如AB兩蚊,B就會拿到6蚊。

B拿到錢後,可以選擇回報一部分錢給A,但一點都不給也沒關係。

這個遊戲其實就是在模擬真實世界中的投資:我借給你一筆錢,你把這筆錢發展壯大後,再回報給我。但是這個投資能不能做成,完全取決於雙方的合作意願。如果A不信任B,或B不回報A,投資就無法很好的進行。 

研究證明,智商越高的人,越願意合作。

高智商的A願意給B更多的錢,高智商的B也更願意把更多的錢回報給A,這就叫雙贏。這其實是一種博弈遊戲。如果雙方意識到將來還要打交道,就不至於做拿了錢就跑的一筆買賣。而聰明人對這種重複博弈的遊戲尤其敏感,研究證明,在多次博弈的遊戲裡,如果 AB 雙方如果都是高智商,他們雙贏合作的可能性會比低智商的小組高5倍。

聰明人選擇合作,並不一定是因為他們更善良,他們只不過更理性,知道長期贏得更多。

任何人在這個社會上都不是孤立存在,人和人在社會上的一切合作,都可以看作是一次次博弈,聰明人和聰明人的博弈,通常是雙贏,而且是長期的雙贏。如果一個大群體中,更聰明的人占比更高,這個群體每天就是無數雙贏多贏的疊加,創造價值的效率是驚人的。

如果妳很聰明,做事水準又很高,但你在一個三四流的小公司工作,那妳就很不幸了,跟妳合作的老闆、同事、合作夥伴會折磨死妳。這種地方的合作水準通常是很差的,每一次博弈中,大家想得更多的不是雙贏,而是單贏。

這就是目前的香港,目前的港鐵,目前的States目前的一切,是不是應該走?人唔走,至低限到錢要走。

團隊如何在一起,為什麼在一起,過去的關係,對公司未來方向的共識以及共同對待的價值觀,都是投資最關鍵的。是這也是為什麼我經常提醒創業者注意一下自己每天的時間花在哪裏,當公司有一定規模,是如果你仲係天天說技術產品的細節,代表你管理能力不足,團隊不夠強,當公司發展到幾十人的規模,持續壯大時,就非常挑戰管理者的能力。創辦人其實談產品技術的時間應該相對比較少,建立公司文化的時間相對比較多。


公司處於最早期,幾乎每一位創辦人的背景都看起來很亮麗,這是我看重他們的管理能力,能不能吸引最好的人才一起加入來幫忙。我常常提醒CEO創辦人,一定要記住一件事,idea和產品,從零到一發展階段,的確扮演重要角色,但一間公司過了MVP階段後,領導者的能力,應該着重於能不能建立起優秀團隊,來面對未來的規模化,而不是繼續每天發現新想法,新產品,新技術,然後分心。

我完全不在意創業者當下針對問題的解決方法是什麼,一來可能有變化,二來還未真正進入市場之前,初期直覺的解決方法可能好多人都諗得到,競爭會非常激烈,在我投資的因素之中,解決問題的方法其實只佔20%,市場需求佔40%,團隊能力再佔40%,即使市場錯了,再強的團隊也冇撚用,團隊錯了,就算處最好的市場也是枉然。

五月份見一些歐洲創業者,他們講起自己大學做保安、小販的賺錢經歷,問他:為什麼會做這些?那時候你有其它更好的賺錢機會啊。

「是啊,好的賺錢機會從來都很多,只是那時候我沒見識,很多好機會擺在我眼前我也看不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