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8年6月22日

Come Back Kids系列 ---- 山哥傳奇(二)


古龍說過:一個人在少年得意,未必是福,而少年時的折磨,卻往往使得日後能有更大的成就。一塊美玉,不經琢磨,不能成器,人之一生,何嘗不是如此?

這個世界上,什麼東西最昂貴有人說是黃金,有人說是鑽石,還有人說是時間,其實都不是。最昂貴的其實是「夢想」。

山哥是黃子明第三子,泰國出生,13歲隨雙親遷往香港,19歲中學畢業,無心向學,性格好動,喜歡工作,先在寶光實業的貨倉工作,後轉香港通城(遠東)表行,1974年在家族支持下自行創業,開設了白花貿易有限公司(即華基泰集團前身),經營進口洋酒批發等業務,後又取得德國Puma運動用品香港和澳門地區的代理權。

這段時間,他還帶著一支足球隊,走南闖北,為代理日本精工表做廣告。走過的地方多,做生意的機會也多,由於不能坐下來全心全意的經營,所以賺少蝕多。雖然如此,可他並不後悔,他常常說:這個時期經歷的人生經驗是相當寶貴的,學了許多,懂了許多,接觸各階層的人和事也多,這不能說沒有收穫,增長的知識與才幹,那才難以估計呢!

當他離開足球圈及擦鞋仔後,事業發展就較為順利。他坦率地承認80年代開始穩定,看事物較為準確,考慮較長遠,當經營順利時,數字變化很大。

股票就是故事,只需要用謠言和新聞就可以炒熱一支股票。而在這個故事裡,富人是講故事的,窮人就是聽故事的。所以窮人永遠玩不過富人,因為他們永遠猜不到何時這個故事就結束了。

而是你要明白哪個莊家講的故事你能聽懂。所以一直在告誡窮人,不要碰股票,少買股,一有少少錢,多買地產相關產品、債券、直至買樓、買地。

金融市場永遠資本操縱下的零和博弈,資本永遠在剝削散戶。全球股市都是內幕交易,有莊家出沒收割散戶,做莊的第一步是操盤,第二步是控制輿論。


一支大如Amazon股是沒有辦法坐莊的,因為流通的股票太多了,坐莊最好選擇細股,因為只需要不多的資金就可以操縱價格。然後逐步分N個戶口,買入這家公司的股票,當所有戶頭總持股達到一定比例的時候,你就控制了這家公司的股價。請參考經典小說《門外的野蠻人》。

是妳要明白股市和樓市,哪個莊家講的故事你能聽懂。這就是為什麼有些垃圾企業都要拼了命地IPO。因為只有上市,才可以把夢想賣給別人,讓大家跟著一起做夢。

而當所有人都在做夢的時候,造夢者卻早已把夢想偷偷兌了現。因為他們心裡都清楚,「世界上真正值錢的,只有錢」

資本是嗜血的,自古以來沒有變過。

40年代黃子明和陳有榮,吳多福合資泰幣37.5萬銖創設通城有限公司,經營眼鏡鐘錶業。黃子明在這個公司中持股40%,以後無論通城營業機構發展到哪裡,他這個股權比例一直不變。

由這個通城有限公司發展起來的通城東南亞機構,現在管理了:
1.      Kal Thong Ltd.
2.      泰國通城精工,即1962年取得日本精工表東南亞地區的獨家代理權的專營公司;
3.      新加坡通城有限公司;
4.      香港通城(遠東)
5.      馬來西亞通城有限公司。上述各地公司主要經營眼鏡鐘錶及其配件,並管理生產配件的工廠。香港通城每年營業額為3-4億港元,新加坡的營業額和香港的相等,馬來西亞只及新加坡的60%-70%

憑這些營業額數字,就不難看出通城東南亞各分支機搆的生意有多大了。黃子明在泰國曼谷有個獨資機構,名叫Kanjanpas

50年代以來,這個機構參與金島燕窩有限公司取得泰國海島燕窩採摘專利權。黃子明在這個金島燕窩有限公司持股20%,每年收益多少?從未透露。Kanjanapas機構下面,有個曼谷置地有限公司,它是1966年與友人合辦的,黃子明持股79.25%。曼谷置地有限公司自創辦之日起,便悄悄地長年累月地收購曼谷北郊的土地,至90年代,由擁有土地3萬多萊。

公司內有個專門貯放地契的房間,裡面的地契堆積如山。所以當時曼谷置地有限公司是泰國最大的房地產商。60年代起,黃子明家族在香港創辦義興有限公司(黃子明夫婦持股75%,餘下股權屬其兒女),下面分設:

1.      泰國通城信託;
2.      香港寶光集團;
3.      香港華基泰集團;
4.      中國投資。

弄清楚上面所述這些太陽系,那黃子明家族所擁有資產就可這麼概括;除通城東南亞所有機構都持股40%外,還有泰國的Kanjanapas機構和香港的義興有限公司。

這兩家公司資產有多大呢?從規模來看,香港義興有限公司要比泰國Kanjanapas大,究竟大多少?不少於10億美元。可是泰國的Kanjanapas機構並非細艇,別的不說,僅就它擁有的3萬多萊土地資源,其價值便是一個巨大的數字。

總之,上述8個經營的體系的經營發展,包括資金積累,都為黃子明家族於80年代在泰國起飛創造了有利條件。

因為經營鐘錶和燕窩的關係,黃子明每年總要到香港幾次,使他逐漸認識到,曼谷是個內港,事業發展有個限度,香港是個國際商埠,若要開闊視野,與國際商界多接觸,非香港不可。

他眼光遠大,敢於開拓,所以於1960年,他舉家遷來香港創辦公司,投入國際市場競爭。他來香港發展,並不意味放棄泰國的生意,而是泰港雙方兼顧,從來沒有錯失泰國通城賺錢的機會,1962年代理日本精工表,便是一個突出事例。

當年日本精工表老闆急於開拓東南亞市場,那麼這個在泰國以及新加坡等地具有相當規模又擁有鐘錶經營能力和信譽的通城,就被選中了。但黃子明深知顧客心目中喜愛瑞士腕表,對日本產品沒印象,要推銷實在困難,然推銷成功卻是個大好的賺錢機會,於是便承擔下來。

首先他憑著通城鐘錶的信譽,推介日本精工表,耐心說服顧客。其次就是不惜工本大力宣傳和廣告,如兒子黃創山帶領一支足球隊,走南闖北地踢波,無非是為推銷精工表做廣。經過一番努力之後,日本工表才能在市場立足和擴大銷售。

60年代起,黃子明著意香港的經營,頭項投資就在九龍新浦崗購地開設一家名叫國際眼鏡的工廠。及後寶光集團經營項目還有眼鏡88,此其二。由此可見,不論合資或獨資,眼鏡與鐘錶的經營兩者並重。他們為什麼這麼重視眼鏡鐘錶的經營呢?按傳統觀念講,這個行業是黃氏發蹟,駕輕就熟,易於落地生根。

若從經營體制來說,從事企業經營,可立於不敗之地。所以這個扎扎實實的經濟實體,便成為黃子明家族資金的積累和經濟發展的主要支柱。

他們60-70年代側重香港,80年代轉向泰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