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8年10月25日

肢解軟銀及Wework


沙地亞拉伯記者肢解案,居然讓軟銀股價接連大跌,短短10個交易日,由11470 Yen跌到8800 Yen市值縮水逾23%,市場究竟在恐慌什麼?這是孫正義的軟體銀行,從109日到26日,短短十五個交易日以來所蒸發掉的市值起過1500億。我們已決定把軟銀從建議的股票中剔除。

Amundi衛斯理,你跟唔跟?

雙十節東京股市收市,軟銀股價無預警重挫5.4%;十五日,受沙地阿拉伯記者肢解案影響,市場憂心背靠沙地主權基金為其最大老細的軟銀願景基金(Vision Fund)受到投資人抵制。當日,軟銀股價再度大跌7.3%,創下兩年來最大單日跌幅,迄今一路跌不停。

新經濟之王孫正義社長遇上了什麼麻煩?緣起,來自華爾街的一則收購消息。

美國時間109日,《華爾街日報》報導,軟銀預計出資150億至200億美元,收購全球共用辦公空間龍頭WeWork多數股權;至於資金來源,將來自Vision Fund。若此交易完成,將是過去十年新創收購案中,規模最大、最重要的一次交易。

日本有一批優秀企業家,其父輩或者爺爺均為從朝鮮半島遷徙到日本的移民,到第二代或者第三代後,柳井正、孫正義基本不會說朝鮮語,與普通日本人沒有什麼不同,但依舊與主流社會有著透明玻璃紙般的一層間隔。如果和日本本土企業家對比,更能看出Uniqlo柳井正、Softbank孫正義的價值。日本是汽車生產大國,Toyota豐田章男每年從豐田公司只是獲取幾億日元的工資,個人財富不及孫柳二人的千分之一。

這種隔閡激發著他們走出一條與日本社會認為的光明大道截然不同的崎嶇小路,但卻最後走到了光輝的頂點。

柳井正、孫正義這些年一直是日本首富,資產規模相差不大,一個做投資,另一個做產業,在日本國內外市場都叱吒風雲,尤其做產業能做到如此之大,更讓人刮目相看。

比如京瓷的稻盛和夫、華堂超市的鈴木敏文,將企業經營得井井有條;富士膠片的古森重隆很早就讓公司退出銀鹽膠片業務,專攻數碼,走出一條光明大道;日本電產的永守重信,專攻摩打,成為世界摩打領域的領頭羊;做咖喱飯連鎖店的宗次德二,將一碗看似便宜的咖喱飯,以連鎖店(COCO壱番屋)方式也獲得了巨大成功。但這些企業的活力和全球影響力,還是不能和蒸蒸日上的軟銀、優衣庫相比。


三得利的掌門人佐治信忠,生產汽車的鈴木修,將企業從街道工廠做成世界品牌,但企業規模尚不能和孫柳相比。在IT領域漸露頭角的樂天公司的三木谷浩史,很值得關注,但日本對IT產業的限制不少,樂酷天想長成參天大樹,可能有不少困難。

軟銀這隻願景基金募集到近1000億美元,其中包括來自沙特阿拉伯公共投資基金(Public Investment Fund)的450億美元,以及來自蘋果、阿布扎比政府及其他投資方的資金。軟銀旗下擁有龐大的產業群,包括大型手機營運商軟銀(SoftBank)、英國的晶片製造商Arm Holdings,還在美國無線通訊營運商Sprint)多數股權

事實上,身為願景基金的首批投資標的,自去年以來,軟銀即不斷大手筆加碼WeWork,目前持有兩成股權,累計投資金額達54億美元,WeWork的估值也在短時間內上衝至200億美元,一躍成為全球第六大獨角獸。


2010年從美國紐約起家的WeWork,專營辦公室出租業務,最大特色為在與房東簽下長期租約後,將辦公室內部以「扮矽谷」的科技美學重新設計、翻修後再轉租,形同二房東,自身並不擁有房產,但即便這樣的輕資產模式,也給WeWork帶來了巨額債務。租賃範圍小至一個座位、一張桌子,大到千人以上的大型辦公室不等,業務已經擴張至歐洲、南美洲和亞洲中國及香港,除了商業空間外,WeWork也已開始進入公寓等其他領域。

 這家泡沫公司去年收入同比增加了兩倍至8.22億美元,但同時費用也增長了兩倍至18.1億美元,去年虧損額進一步擴大至9.34億美元。近日計畫通過發債方式籌集5億美元資金,在向投資者發送的PPT中,WeWork公佈了部分財務資料,其中租房合約高達180億美元。

根據WeWork自身的財務狀況,標準普爾和Fitch Rating惠譽評級公司分別給予了B級和BB-級評級,根據評級要求,低於BBB-的評級均為垃圾級債券。

這也意味著,WeWork所發行的債券將不得不面臨高昂的融資成本,評級也反映了WeWork持續增長的投資及產生的負現金流,長期租賃合約與短期的用戶租售合約造成了久期的不匹配,這將使其對經濟週期的抵禦能力薄弱,並且業務相對早期、高競爭性、進入門檻低。

錢有新舊之分,Old Money vs New Money;亦有好錢、壞錢、臭錢之分;Dirty Money, Evil Money, Bad Money獨角獸企業生而純潔美好,不入世俗,一般成立不到十年,還未經過資本市場的重重洗禮和瓜田李下的黑白道滲透;獨角獸的角入藥能驅毒,這類企業自帶治癒效果,不拘泥於陳規。

比如一眾共享單車騙子Ofo MoBike、小米、滴滴、美團、貓眼微影、甚至號稱最大孵化器華興資本:從一開始的熱點明星,到資料造假、滴血上市、資本狂歡、逃脫責任、挖空實體、倒閉潮、押金退款難、安全追責、龍頭企業出售、股價腰斬等事件,基本完整經歷了獨角獸這一輪的潮起潮平。

古語有云「日中則昃,月滿則虧」,從對產業結構的影響來看,一邊是水漫金山,一邊是川崩水竭。軟銀在香港也投了一間所謂「獨角獸」,相信又是另一個大泡沫,看著吧。

窮一生做一兩個deal就夠 (日本篇之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