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8年11月1日

美國真正的可怕的地方在哪兒?(十二) ---- Cancer of our Times


 
黃醫生是地球上最富有的醫生、洛杉磯首富,集外科醫生、科學家、企業家、慈善家一身,堪稱是一位全球生物醫學界傳奇人物。

他的財富甚至超過所有的荷里活巨星。今年2月以5億美元收購《LA Times》,從而結束了該報與總部設在芝加哥的企業監管方之間的不和關係,並使其在18年來首次由本地人所有。還收購了《聖地牙哥聯合論壇報》和其它一些出版物,除此之外,黃醫生還擁有洛杉磯湖人隊(Lakers)的股份,所以他時常會出現在NBA比賽的觀眾席上。

這位白手起家的華裔醫生最近在CNBC話:Social Media is the Cancer of our Times,不能再同意。


Dump揭露假新聞後,我們發現,一切假新聞依然繼續掛在主流媒體的網站首頁上。大概這些主流媒體希望能呃得一個人就呃一個人,能讓多一個人去仇恨,就多一份協助邪惡的力量,假新聞已美國的最大敵人。假是由惡而生,假的目的就是為了讓世人仇視真實、正義和良知,東方和西方社會同樣存在。而且是透過社交媒體迅速傳播。

LA醫療企業家黃馨祥(Patrick Soon-Shiong)在2017《富比世全球億萬富豪榜》上,以69億美元身價居全美第68位,排名超過比他名氣大的孫正義、Murdock以及Ironman等超級富豪。

黃醫生是怎樣發達的呢?有幾真呢?

黃醫生的父母在二戰期間從台山移民到南非。1952729日,黃馨祥出生在南非的伊麗莎白港市,在南非金山大學醫學專業畢業後,留學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和UCLA洛杉磯分校,並在美國獲得醫學博士學位。黃醫生與演員妻子Michele B. Chan在南非相識,兩人後來在美國定居。


黃醫生的父親黃兆君為一名中醫,祖籍中國廣東梅州,母親為南非當地華人熊清雲。父母生育了九男一女。

南非的種族隔離非常嚴重。黃醫生是在種族隔離的環境中長大,是媒體讓他瞭解了世界。他在報紙的世界中長大,直到23歲我才看到電視。我們與報紙和廣播一起長大,這不僅是教育資訊的源泉,也是靈感的源泉。在種族隔離的世界裡,它是新聞自由和民主自由的有力工具。」

黃醫生是出生在南非的第一代華人,不會說中文。他說:「長大後我什麼都不知道。對我而言,種族隔離就是我長大的環境。我是約翰尼斯堡種族隔離世界裡一位年輕激進的學生。他所知道的黑人的尊嚴,以及我們該如何應對這一種族隔離問題,都來自媒體。正因為有新聞自由,它讓人們知情並受到激勵。」

黃馨祥回憶自己勤工儉學當報童的少年時代,在晚上去伊麗莎白港取晚間郵報時,須穿越城市等待報紙從印刷機上拿下來,這段經歷讓他刻骨銘心,他說:「所以它溶在我的血液裡,報紙就在我的血液裡。」 

順天而行,豈有不贏之理?

黃馨祥在對員工的演講中說道:「當我看到《New York Times》和《Washington Post》之間互相競爭,卻不提及《LA Times》時,我很煩。這種況很快就會改變了。我們有機會真的成為加州的代言人。」 



《洛杉磯時報》這份歷史悠久的西海岸大報在過去的一年多時間換了3個主編,18年內換了9個出版商,經歷了破產事件和戰略轉向,三分之二員工被裁掉。如今剩下的員工們終於在黃馨祥身上看到希望。 

1990年成立一家公司,將其獨創的糖尿病療法商業化。他還和一家藥廠達成協議,研究如何把豬的器官移植到人體。這些出格之舉使他吃上官司,把他告上法庭的還包括他親哥哥。

儘管醫生領域或有爭議,但他的商業眼光卻無庸置疑。1991年他開發出一種抗癌藥Abraxane,這是用原有的暢銷抗癌藥Taxol,與人體白蛋白結合而成,其概念是癌細胞吃掉蛋白將中毒死亡。儘管其他腫瘤學家批評該藥物「新瓶裝舊酒」,但他卻認為它錢途光明,著手將其商業化。

一般生技新藥找金主,乃是將新創公司股份賣給創投,獲得資金來搞研發。但他顛覆這個傳統:他去借錢買下一家小型上市公司,更名為「美國製藥夥伴」(APP),用其資源來研發Abraxane。為了揾錢,他甚至挑戰業界倫理,一個向該藥廠採購的外科醫生團體,看上此藥物而出錢投資。這被醫界批評為利益衝突,他的辯解是,此資金讓藥物不致斷纜。

2005年,Abraxane獲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批准治療乳腺癌,讓沽空者跌破眼鏡,黃馨祥的公司股價大漲四七%。但幾個月後爭議再起,他把「美國製藥夥伴」,與他持有的一家私人公司合併,一位分析師批評此舉犧牲小股東權益,只為填滿自己的荷包。該合併案宣佈後,股價下跌18%,但他稱長期股價上升,將證明他判斷正確。

2007年公司股價果然再次上升,不過這是因為當時其他藥廠的抗凝血藥劑被污染,造成數十人死亡而被迫召回,他的公司於是成為市面上唯一銷售該藥物的業者。

2008年他將業務分拆成兩家公司:一家公司擁有基因與抗凝血藥,在該年以46億美元出售;另一家公司擁有Abraxane2010年以45億美元賣掉,黃馨祥當時持有兩家分拆公司八成的股份。

之後,黃馨祥開設了一家名為APP Pharmaceuticals的醫藥公司,銷售非專利藥。這家公司在2008年以37億美元出售給德國Fresenius公司。

黃醫生與妻子共同成立有基金公司,通過該基金公司,倆人向加Saint Johns Health Center至少捐助了1.35億美元。

黃醫生還曾經挑戰世界級高難度的Whipple手術,這是一種需要切除胰腺、胃、一塊肝臟和腸道,然後用鉤針將其縫合的胰腺癌治療手術。他連續兩次做成手術,一舉改寫了UCLA洛杉磯分校不敢做這類手術的歷史。

黃醫生集外科醫生、生物醫藥學家、企業家、慈善家於一身,堪稱是一位全球生物醫學界傳奇人物,他開創了治療糖尿病和癌症的全新方法,發表了逾百篇科學論文,並擁有近百項專利,在多個領域作出了突破性的貢獻。

目前是什麼樣的新時代呢?對抗假新聞,治癒媒體癌症的新時代。 黃馨祥的座右銘是:「別和我說什麼不可能,你越說,我越要做出來給你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