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8年7月15日

用生命拯救生命,用生命教育生命


一個人除了要照顧好自己,照顧好屋企,同時也要有憐恤別人苦難的心。妳們或許早已看慣了太多的苦難、不公、騙子和爾虞我詐。人群熙熙攘攘,每一個都只是圍著自己的利益來來往往。

但是,世上也總有一些純潔良善的心靈,在人們失意無助的時候,帶來深深感動和盼望。畢竟,世界上最大的力量,莫過於愛。生命因愛而起源,世界也因愛而存在。

這幾星期,大家的眼球都聚焦被困18天後全數救回的泰國少年足球隊,英美中澳等多國救援隊逾千人投入救援,這新聞牽動全世界,感動,不只是因為成功的救援行動,而是事件反映泰國人的正能量,用生命教育生命。

妳是不是和小孩一起看電視新聞直播?是不是邊看邊教育?妳還記得自己五歲那年做了甚麼嗎?可能做的最多的事就是和家人一起看電視。但一個五歲的美國女孩卻因為看電視而改變了世界。

2006年,Katherine妹妹和媽媽看電視,看到一部紀錄片,名為Malaria: Fever Wars,這部非洲記錄片講述的是非洲一種叫瘧疾的病,每年有80多萬個非洲孩子因感染此病而去世,算起來平均每30秒就有一個小孩因瘧疾而死亡。

小小的Katherine在梳化上數起數來,當她數到30時,她眼裡露出了驚恐的表情:「媽媽,一個非洲孩子死了,我們必須做點什麼!」後來,這位小妹妹用了10多年時間,她的舉動甚至感召了前總統布殊和克林頓,標基和碧咸,一起聯手拯救了非洲近100萬人非洲孩子的生命。

20064月初的一天,Katherine Commale在看電視時,眼前的記錄片出現了一個慘不忍睹的鏡頭,烈日當空、沙塵障目,在一棵芒果樹下,有一座剛被紅土堆起的新墳,裡面葬著一個14個月大的女孩,死於瘧疾。女孩的父親悲痛欲絕地描述道:「她發高燒、不停地哭、吐膽汁、全身抽搐……

Katherine母親Linda安撫著女兒,回答Katherine說:「蚊子會傳染瘧疾,有一種泡過殺蟲劑的蚊帳可以保護小孩子們不被蚊蟲叮咬!」接著小妹妹疑惑地問:「那他們為什麼不用蚊帳呢?」說到這裡,Linda的臉色也嚴肅了起來:「因為蚊帳太貴了,他們買不起!」

幾天后,Linda接到了幼兒園老師的電話:「恕我冒昧,最近妳家裡是不是有什麼變故?Katherine的餐費還沒有交……」晚餐時的妹妹的胃口更變得前所未有的好,把所有東西都吃光,還說:「今天吃得飽,明天就不會餓。」

母親不禁疑惑:如果。沒有交餐費,那麼她的錢用到哪裡去了?

在第二天早上,她終於得到了答案:「媽媽,如果我不再吃零食,不再買Barbie和故事書,能買一頂蚊帳嗎?」這下子,Linda終於明白了Katherine的心思。

小妹妹決定身體力行,不吃點心、零食、不買Barbie,只想給非洲孩子送蚊帳。媽媽花了10美元買了一個蚊帳,送到了Nothing But Nets慈善組織。不久,她收到協會的感謝信,說她是年紀最小的捐贈人。並說如果捐十個蚊帳,就會給她一個獎狀。

回家後的Katherine並沒有露出笑容,她認為她還是做得不夠!還有更多的非洲孩子需要蚊帳保護。可是,一個人的力量是遠遠不夠的,母親突然靈光一閃,興奮地對女兒說:「為了10頂蚊帳,我們一起來募捐吧!」




Katherine想:我捐錢給協會,他們發證書給我;那別人捐錢給我,應該也得到證書啊!她馬上著手設計證書,家人也主動地加入了Katherine的設計證書小組。打開每一張證書都會感受到妹妹充分的愛心與誠意,歪歪扭扭的字跡在表達說:「一頂蚊帳以您的名義買下了。」

證書非常受歡迎,只要捐贈購買一頂蚊帳的錢,就可以有一張證書。當Katherine悉心裝扮自己到處推銷「蚊帳證書」時,很多鄰居都既感動又好奇地買下了一張。

最重要的是,很多小朋友都踴躍地表達了對證書設計方面的意見,並加入到Katherine的製作小組。20068月,終於籌齊了購買10頂蚊帳的錢,把錢匯出後,她很快就收到了「蚊帳協會」特別定制的榮譽證書,證書上鄭重地寫道:「感謝您的10頂蚊帳──致『蚊帳大使』Katherine」。

2006年聖誕節前夕,社區的牧師突然登門拜訪:「我簡直不敢相信Katherine小小年紀,卻有那樣罕見的愛心和力量,我想讓她去教堂講演蚊帳募捐的故事!」小妹妹很興奮也很緊張,擔心自己的口才沒那麼好,不能把心裡的意思表達出來,於是決定用舞臺劇的形式來表現瘧疾。

Katherine把一堆用來裝Pizza的盒子做成非洲房子的模型,把床上用久了的蚊帳掛在上面,弟弟和鄰居則塗成大黑臉模仿非洲的孩子。

聖誕節那天的彌撒結束後,他們拿著道具上臺了。就在一群非洲小孩在臺上玩樂的時候,化妝成蚊子的演員飛了上來。當凶惡的蚊子撲向無辜的孩子,他們尖叫著不知所措時,Katherine勇敢地挺身而出,大叫:「到蚊帳裡來!蚊帳保護你們!」孩子鑽進蚊帳後,Katherine對他們說:「現在你們安全了!在非洲,每30秒鐘就有一個孩子去世,因為蚊子攜帶的瘧疾病毒會要了他們的命。」

演出非常成功。短短3分鐘強而有力的表演,讓所有人都明白了,蚊帳對於拯救非洲兒童的生命有多麼重要。人們紛紛掏錢捐款。Katherine天真、善良的表演感動了很多人。

那一年,她6歲,已經募集了6316美元的善款!

200768日,是Katherine最難忘的一天,她收到了一封神秘來信!在信裡,村裡的孩子表達了他們對她的感激,並說:「『蚊帳協會』的叔叔給我們看了妳的照片,很漂亮。」

這封信給她極大的鼓舞。「蚊帳大使」又有了新想法:她和好朋友們一起精心製作了上百張新的證書,準備給最新一期《Forbes富豪排行榜》上的每個人都寄一張,向他們募捐,包括世界首富標基。

她在一張證書上認真地寫道:「親愛的Bill Gates先生,如果沒有蚊帳,非洲的小孩會因為瘧疾死掉,他們需要錢,可是錢在您那裡。」

結果,她的信感動了標基,他捐了300萬美金給「蚊帳協會」,後來更出資拍了一部叫做《孩子救孩子》的紀錄片,Katherine因此有機會造訪非洲,發現當地的孩子在蚊帳上寫了自己的名字,稱它們為Katherine蚊帳,而這條村更改名叫做「Katherine蚊帳村」

2008年,克林頓也邀請她一起參加克林頓全球倡議(Clinton Global Initiative)的公益活動,幫忙為蚊帳籌集更多錢。當天,Katherine接受了CNN的實況採訪。她也在美國第一個國際瘧疾日 (National Malaria Awareness Day) 受邀至白宮演講、跟克林頓一起募款、上《Time》封面,並在2009年獲得白宮頒發的Dragonfly Award

事實證明,有愛心,敢去行動,你的力量會像漣漪一樣擴散開去影響別人,人人都能夠成為拯救生命的英雄。

協會把Katherine的事蹟貼在網路上,引起許多人迴響。有一天,她看見電視上播出英國足球明星碧咸,替蚊帳協會做公益廣告。她立刻寫一封信給碧咸,感謝他,當然也發給他一張獎狀。碧咸把獎狀貼上個人網站,事情就像雪球一樣傳開。

當年,Katherine小小年紀便懷著一顆超越年齡、種族的大愛之心,讓人為之動容。時光流逝,這樁發生在十二年前的愛心故事還在延續著。她已經從懵懵懂懂的小女孩,長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令人欣慰的是,這麼多年來,她一直還在堅持著捐獻蚊帳的事。

截止到2015年公開的資料,她一共募集到超過30萬美元的資金,為消滅瘧疾的公益事業貢獻了不計其數的蚊帳。她的事例被克林頓的獨生女,作家Chelsea Clinton,寫進關於青少年如何改變世界的勵志新書中。簽書會上,她並排坐在Chelsea身旁為讀者簽名。


就在最近,20186月下旬,Katherine代表Nothing But Nets遠渡重洋,來到台灣和蔡英文見面,商討捐助蚊帳的公益合作。多年來,Katherine堅持不懈的善舉收穫了果效,現在非洲孩子瘧疾的死亡率已從每30秒延緩到每2分鐘。

現在17歲的她只是重覆做著一件很簡單的事,但這足以讓妳們看到,當妳心中裝著他人時,就連最最普通的生命,也會變得特別有力量,生命會拯救生命,用生命會教育生命。

她的故事詮釋了什麼是偉大,不是幹一番所謂外面的大事業,而是心中有沒有偉大的愛,心中有沒有純淨。其實,生活得最有意思的人,並不是年歲活得最大的人,而是關注一切生命的人。

心中裝著愛,想著利益他人的人,生命才有力量,心中有了愛,才知生命盡是。

一個孩子的成功,也離不開多年來母親的教育和默默支持。Linda說:毫無疑問,這是一場馬拉松,但我們已經跑到了最後一圈。我們能從Katherine身上看到,「一個人」的力量能有幾大。現在,是時間試試「我們」的力量有多大。

愛,不僅是內心的一種感動,更是一份行動。

這世界,
並不是有錢人的世界;
也不是有權人的世界;
而是有愛之人的世界。

所以,我們的Slogan就是說:You are more powerful than you think.










2018年7月14日

為什麼我們近年的投資都集中在英美(二)?


做美國總統之前,Dump一日有三份一時間是同律師打交道,談判係佢嘅拿手好戲。

美國是絕對不會容許任何對佢有威脅的強權出現。50年代圍堵蘇聯,導致蘇俄解體;80年代以廣場協議,搞死日本;到了2018年,軍事、科技、經濟領域逐漸侵佔強權美國的China是下一個目標。

衰開有條路,兵敗如山倒,一連串的外交失誤,導致目前中國的困境,目前不僅僅是貿易戰,同時是宋鴻兵筆下的貨幣戰爭、科技戰爭,同時也是全球秩序重整的時刻。

白宮發表的報告,全部都是抨擊中國偷竊科技技術,造就了過去20年的經濟增長,不論是偷竊、褫奪、壓迫或者自主研發,中國製造2025的計劃,都要在AI人工智能、醫療設備、互聯網科技等等10個產業領先全球,在5G及電動車等新科技甚至超越美國。

如果你是通用汽車的CEO,你會如何向美國總統告狀?


強國是全世界最大的半導體市場,在全球每年4000幾億美元市場之中,佔咗三份二,有咁大嘅市場,偏偏大陸一切半導體產業就做唔到出嚟,落後美國台灣最少有10年,20年以上,恨鐵不成鋼的心情瀰漫在大陸每一個角落,包括中南海。中美之外,台灣、韓國基本幾乎是世界唯一生產半導體的基地,半導體又是各種科技產品必要的上游零組件。


無論在材料設備、驗證、製造加工、高端IC設計,大陸領導層口口聲聲話,無論如何都要追上,好似以為投入資金、資源、口號、挖幾個台灣佬,集舉國之力,無論是航空母艦、火箭、高鐵,什麼都可以做得到。問題是每一個產業都有自己的特色和規律,大陸半導體之所以會落後,都是因為冇人願意投資,冇人才,幾十億、幾百億美元、回收期又長的半導體製造,靠國家?嘥氣。




從台灣的經驗和韓國的經驗看來,發展半導體最重要的是人才,但係目前人才嚴重不足,培養人材時間比錢更重要,台灣、日本、韓國都有全球最好的半導體人才,更有最完整的產業鏈,強國是最大的市場,加上最大的產業鏈,根本是可以統治全球,不好好把握這個機會,永遠比美國佬鍊住春袋。

中國賠上的是正在崛起的科技國力,目前的貿易和科技技術,都靠著國家補貼做出來的,沒有美國的設備和技術,中國半導體再用10年、15年都趕唔上。這次貿易戰交手,中美國力的差距、早已分出勝負。香港、強國最大的問題,就是年輕人畢業後不想去幹實業,全跑去做PEVC或投行,因為每個人只想搵大錢,賺快錢;急功近利,短視,所以才有投資滴滴出行、摩拜、OFOP2P等這種本小利大、回報率數十倍的電商或網絡騙子集團。

2011
7月,小米獲得4100萬美元A輪投資,晨興創投、啓明和IDG、創始團隊共同投資。當時估值2.5億美元,現在多少?

Morningside
晨興資本持有 17.193% 股權,為第二大股東,晨興是什麼?香港老牌B級地產商恆隆集團陳氏家族。小米香港上市的發售中,晨興資本賣出了不少股份,套現超過100億港元。晨興作為投資機構,一期基金成立於2008年,晨興資本創始人劉芹,投資小米狂賺866倍,前後10年。


所以,小米這些,十年八年前點到我地投?所以,荷包冇陳啟宗咁多錢,啲樓起好咗二十年都可以唔駛入賣,所以,投資在歐美,我們放心好多。












2018年7月13日

為什麼我們近年的投資都集中在英美?



英國前首相戴卓爾夫人曾經講過一席話,堪稱至理名言,佢話歐洲在高新科技方面落後於美國,並非因為歐洲科技及人才低下,歐洲在創業投資方面落後於美國,是因為美國所具備的三大優勢,是全球其他國家都做不到。

歐洲人是先發展的文明,一切都是領先的,但歐洲人生了一個病,叫Old Money。由於,國家已經富有了,就開此懶惰,動機減弱,這病讓整個歐洲慢了下來,最終,被後來的國家,美國超過了。以前,歐洲很多大型藥廠領先全球,直到美國發明生物技術,一下就把歐洲輾了過去。

Tesla 2003年崛起,一下就撼動歐洲跟日本的百年汽車業,原本還領先的技術,一下被Tesla拖著走,不得不加入電動車戰局。說來也很可悲,百年車廠竟然被成立於2003年的公司拖著走,原本是領先者,變成跟隨者。
  
在美國,任何一間細公司的創意,如果對大公司有威脅,點辦呢?很普遍的一個方法就係收購對方。例如Facebook收購照片共享平台Instagram就是細公司創業之後,使用大公司的平台,並對大公司造成威脅之後,大公司通常的做法就可以給創業者一份好大嘅錢,將佢收購,細公司創辦人攞到呢筆錢之後,當然好開心,憑自己的創造力再去發展其他創新項目,之後整個創科市場就可以蓬勃發展。

知識產權就是第一。

美國對知識產權的保障做到最好,而在大陸為什麼做得不好?舉個例來說,你侵權,我告你,按照強國的法律,我只能對實際損失那部份提出訴訟,如果你侵權實際損失了$1000,如果我勝訴,你賠我$1000。如果我敗訴,還要自己負擔訴訟費用。



美國完全唔係咁,美國知識產權保護到什麼地步呢?如果你有侵權的意識,這個思想本身就是邪惡(Evil)好多冇錢又想創業嘅後生仔,在KickstarterIndiegogo放幾張創意圖片文字視頻展示,有一班IP律師,就日日𥄫住你有冇侵權,這種精神就是令到美國強大的地方,侵權這個思想本身就是邪惡,針對侵權及邪惡思想要罰幾多呢?基本上就係10倍,即係罰多不到一萬蚊,所以才有中興通訊罰款十幾億美元之數額。

美國嘅發明創造做得的例子實在太多了,大學生研究一些軟件出來,研究成功之後註冊,然後賣俾蘋果、Google攞咗專利收到水之後,仲可以進行另一輪創新,幫返其他人。我們香港擁有這樣創新的環境嗎?完全沒有,就算有一個科技成果,有可能不被剽竊嗎?不可能。

第二是獨一無二的移民政策,將全世界最優秀的人才都吸納到矽谷、倫敦去。

你身邊的朋友移民去歐美國係咪好多?去加拿大也不少吧,但係有沒有移民到歐洲的呢?相信不多,移民到法國、德國都會,因為他們的產業需要工人,移民到瑞士瑞典等國家有沒有?基本上是不可能,因為歐洲的人政策是不喜歡移民,這個令到很多聰明的腦袋沒有辦法為歐洲人所用,美國科技企業市值,前12大型科技企業創辦人,有超過一半科技企業是移民後裔創辦的,這些移民精英匯聚在美國,導致美國創新速度非常快速。


英國在移民政策方面放鬆,所以倫敦的科技產業互聯網產業這幾年發展相當快,所以你看到我們的團隊,有俄羅斯人、有東歐人、印度人更多。看看強國,基本上是人才正流出國,而且出走的大部份都是精英,這些精英跑到國外為鬼佬所用,留學生中的精英不但不回國,而且大量流失,更加有少數盜取知識產權之後回國,比美國公司告到甩肺。

第三,是風險投資的生態圈。根據Economist的報道,歐洲投入高科技產業的風險投資規模只佔到美國8-10%如果美國在高科技領域的風險投資規模是$100蚊,歐洲是$8.00,大陸是零。

中國為什麼是缺乏創造力?這點值得深思。因為中國根本沒有真正的高科技,所謂的高科技非常可憐,都是抄襲。完全不是和納斯達克、倫敦金融街那種高度,既然沒有真正的高科技,那些所謂的創投基金投資的是什麼?

歐洲生了Old Money病,在强國也是,也生了一個病,叫New Money,這病非常嚴重,大家知道品牌是非常有價值的,所以,我們要品牌。但,强國如何理解品牌?他們唯一會做的事,就是抄襲美國產品,然後說自己在做品牌。由於是抄襲的,缺乏創造力,品牌沒任何辨識度,所以,只能在價格上打,同樣的功能,我的產品比美國差一些,產品價格只有美國的一半,主打中低階市場,不然,就是賣給落後的國家第三世界,往中低端發展,公司只能不斷山寨,衝量,然後繼續山寨,公司進入了無止盡的惡性負面循環。

一群60後出生的老人去剽竊美國產品,然後說自己在做品牌,這已經是很可恥的事,最仆街的是,連年輕人都在抄襲。你會發現亞洲年輕人、中國年輕人、香港年輕人開的So-Called新創公司,都在山寨美國的新創公司,結果,這些A,竟然被包裝成獨角獸新創公司,這真是匪夷所思。

為什麼大家會淪為去山寨品牌,去山寨新創,這跟美國非常強大有關係。美國吸收全球菁英,創新的速度非常快,這導致了,你如果不跟美國,你就會落後,但,跟了美國,你也只能是二流A貨企業。亞洲人花了10-20年時間,山寨了網路和手機,未來20年,又要繼續山寨電動車和人工智能,進入了無止盡的無間地獄循環這些上市公司也稱得上高科技?

歐洲發展到現在,唯一還領先全世界的,就剩下奢侈品時尚化妝品。看看歐洲一些國家最大市值公司,你就會發現,很多公司都是百年企業。很多人以為這是基業長期,是好事,但其實,這是在食老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