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8年8月9日

做裝修做到200幾億(二)



Greensky能迅速盈利的關鍵因素之一,是它所針對的人群和產生的高質量資產讓銀行垂涎。願意花幾萬美元翻新裝修,安裝太陽能板節電的,通常是收入穩定,信譽良好的有樓階層。絕對唔係借一兩皮,網上登記,唔敢露面的小額柒頭借貸者。

Greensky的借款人FICO平均分數達到了760,是絕對的Super Prime。銀行朝思暮想拿到這些人的貸款,卻苦於沒有渠道。


Greensky正好提供了這樣一個渠道。以SunTrustFifth Third為代表的14家銀行都和Greensky達成了戰略合作協議,為Greensky提供低息貸款,用於放數或是直接購買Greensky的貸款
SunTrustGreenskycredit line利率低到了什麼程度?3%

Greensky6%-30%的利率放款,還要收判頭6%的服務費,而自己的資金成本只有3%,利潤空間巨大。在2017年,營收已經有將近三億美元,淨利潤六千三百萬美元。明年估計營收要有五億美元了。

David Zalik說,我們並不想和銀行競爭,我們並不想成為一個大耳窿公司,我們是一家Fintech公司。

如果一家FinTech公司所產生的資產是符合銀行風險偏好的,那麼這家公司最好的策略就是把自己定位成生態系統的一部分,通過銀行降低資金成本,和銀行共贏。傳統銀行在錢上真的不很斤斤計較,它們更願意把風險降到最低,至於能收取多高的利息並不太重要,它們不會因為有高利率的補償就願意承擔高風險。這一點和精細地根據風險定價,錙銖必較,願意為高收益承擔高風險的信貸基金完全不同。所以,於金融科技公司來說,和銀行在資金端合作更加有利可圖。

 和銀行的聯姻是有束縛的,這尤其體現在Greensky的信貸模型上。雖然已經有十年歷史,百萬客戶,海量數據,但Greensky的風控模型只使用徵信數據和FICO。不是沒有alternative data,只是為了滿足銀行的合規要求,他們必須嚴格控制數據使用,用最傳統的,簡潔易懂的,被銀行界廣泛接受的方法,以免銀行的監管機構產生異議。

簡單並不意味著最終效果差。也許Greensky的信貸模型如果採用了更多創新的數據和方法可以使風險降低20%,但是和銀行的合作可以保持業內最低的資金成本,從而把利率降到業內最低,吸引到信用最良好的,也是對利率最敏感的借款人。這種正向選擇(positive seleciton)也許可以把風險降低30%。所以,FinTech公司在風控方面務須一味追求大數據,另類數據,Machine LearningAI,要因地制宜,選取對公司整體經營最有利的模式。

David Zalik說,我們的市場不是十億級的,是萬億級的。家裝市場本身自然沒有萬億規模。在家裝市場金融坐穩了行業老大地位的Greensky,開始劍指更多的細分領域。最新的大動作在醫療市場。和判頭一樣,很多醫生,尤其是在整形,不孕不育IVF等醫療保險不涵蓋的科目,都面臨著患者無法一次性支付醫療費用的問題。雖然醫療貸款市場有著更多的競爭對手,Greensky所積累的十年B2B2C銷售經驗,和銀行的深度密切合作,應當會讓它有巨大優勢。

如果複製成功,Greensky的估值應該不止36億美元。進入更多的細分領域,不僅能夠促進利潤持續增長,還能夠使資產組合更加多元化,降低系統性風險。這於任何一家金融科技公司來說,都是非常重要的。讓我們猜測一下,醫療領域之後,Greensky會瞄准哪一個行業?

我們花左兩日,寫咗咁多字,各位同學應該知我地諗乜?



2018年8月8日

做裝修做到200幾億



幾年前介紹個一個裝修平台,唔經唔覺,佢地原來佢哋已經做到香港最大,幾年下來,生意超過$160,000,000,明年已經去到B輪,死仔當時點解唔叫我地投?

創辦人當時同投資人講到明,這門生意好悶,相當悶,唔會好Sexy,唔似得這些吹水唔抹嘴的騙子共享公司、P2P、網上大耳窿、單車滑板咁過癮,裝修是一門細水長流,但又永遠有生意的平台。

我們看看美國,例如最熟悉的西雅圖,美國的房子使用壽命長,老房多,維修翻新需求大,催生了數以萬計的判頭。他們是一班粗人,白鬼為主,很多都已經有些年紀,大多數沒有接受太多的教育,開工之後主要接受現金和支票。總之,和科技一點沾不上邊。可不要低估這些人,他們創造出了一個每年3千多億美元交易額的巨大市場。



這是一片廣袤而肥沃的處女地。家居裝修工程的賬單少則幾千,多則數萬,很多的美國家庭是很難一下拿出這麼多現金的。信用卡利率30%高,額度也很可能不夠。

如果去銀行或者Lending Club這樣的公司申請個人貸款,需要等很久,還不一定能批准,耽誤施工。

沒有一家金融機構提供專供裝修的貸款。消費者苦惱,判頭更苦惱。很多家庭因為經濟原因在收到預算後就決定不做了,或者是只做一部分。還有的家庭會在工程結束後交不上尾數。這給判頭的工作增加了難度,也影響了他們的收入。


2006年,Greensky的創始人兼CEO David Zalik,一位連續創業者,看准了這個機會,創造出B2B2C的商業模式,一個一個地發展判頭成為他的用戶,給他們裝配上移動應用,讓他們代表Greensky向消費者提供分期付款的裝修貸。公司兩頭收錢:包工頭要付交易額的6%,消費者要付出6%30%的年息,得到最長可達十多年的貸款。

這又是一片廣袤而肥沃的處女地。家裝工程的賬單少則幾千,多則數萬,很多的美國家庭是很難一下拿出這麼多現金的。信用卡利率高,額度也很可能不夠。如果去銀行或者LendingClub這樣的公司申請個人貸款,需要等很久,還不一定能批准,耽誤施工。沒有一家金融機構提供專供裝修的貸款。

消費者苦惱,判頭更苦惱。很多家庭因為經濟原因在收到預算後就決定不做了,或者是只做一部分。還有的家庭會在工程結束後交不上尾款。這給包工頭的工作增加了難度,也影響了他們的收入。

多麼完美的商業模式。判有了這個利器,更容易賣出更多的服務,也更快地得到現金回報,他們很樂於支付6%的費用。



消費者不用跑銀行,不用去別的公司填寫申請表,只需要在手機上輸入最基本的信息,比如社會安全號碼,就可以獲得價格公道的貸款。別的公司想放款給消費者,都要付出很多錢給渠道進行搵客(在這裡,判頭就是渠道),Greensky非但不用付渠道費,還向渠道收費6%成功的秘訣在於Greensky在一定程度上幫助渠道瞭解決渠道自身的獲客問題,所以渠道就不再是成本,而是盈利。

家裝是一個非常碎片化的市場。要逐個攻破數萬個判頭談何容易。Greensky的商業模式注定了它要僱用一個強大的銷售團隊,而銷售是最不容易依靠技術和數據規模化的,要深入底層市場,和裝修佬、判頭稱兄道弟打交道,又苦又累。也只有Greensky CEO David Zalik這樣14歲開始創業(數學神童,12歲就開始學習大學課程,14歲正式上大學,Greensky是他的第四間公司),身經百戰,傷痕累累的創業者才能堅持不懈地啃下這塊硬骨頭。

Greensky辛苦地做了很久,終於建立了一個有著16000個判頭及師傅的平台,連接一百二十幾萬消費者。平台效應初顯,迄今已經發放了百餘億美元貸款,其中大部分都是近幾年發放的,
2017年的放款額預計超過35億美元。公司目前已經達到了每年數億美元的營收,持續5年盈利。僅僅和一家風投做過一輪融資,後面的融資全是大型私募和傳統金融機構。



要提升到Disruptive的模式,要重看2018Amundi Disruptive Equity Fund所有文章,是要毀滅這個家裝的Business Model才能做得更大,看看菲律賓州第一隻獨角獸。Revolution Precrafted,這個才是破壞性創新

2018年8月6日

這個光頭中佬Slash,白天黑夜,同樣精采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高盛光頭幫一直是白宮及國會最大勢力,古有Paulson,今有Mnuchin

2015年開始阿里巴巴董事局有一個加拿大鬼佬,名叫Michael Evans,他身高一點九米,站在死矮仔馬雲身旁,畫面極為搞笑。這個鬼佬來頭也極不簡單,他是阿里巴巴總裁President and Director。他是1984年奧運划艇金牌得主。中國前總理朱鎔基都曾經指着他的鼻子說,中國需要他這樣的人。

前任美國財政部長、高盛主席 Henry Paulson本書「中國打交道Dealing with China」有提及過此人,有一次 Paulson給朱鎔基開會,朱鎔基指住Michael Evans問:「在高盛,像佢一樣的鬼佬有幾多個?」

Paulson答說:「只有一個,他做的事,全世界沒有人比佢做得更好。」朱鎔基話:「艾文斯先生,如果我哋有十個好似你一樣能幹的人,我就可以將所有國營企業成功轉型,如果我有100個你,我就可以把整個中國反轉。」

其實,馬雲的第一個貴人並非孫正義,他真正的伯樂是Goldman林夏如Shirley Lin。當年,她投資了馬雲。

19993月,馬雲開始創業,冇錢,同年10月,高盛聯合Fidelity等首輪投資阿里巴巴500萬美元,幫助馬雲挨過艱難的起步期。早在阿里巴巴創業初期,作為高盛集團私募部門亞洲區主管的Shirley,從她一位朋友那裡聽說了馬雲和他的巴巴,那位朋友就是剛剛加入巴巴的蔡崇信。當時,馬雲想以500萬美元的價格出售阿里巴巴10%的股份。最後的結果是,高盛以500萬美元獲得巴巴50%的股份。

2004年,就在林夏如離開高盛之後的第二年,高盛以買入價的7倍賣出了巴巴的股份。阿里目前市值4630億美金。如果持有到現在,高盛要爆賺了。可惜過早賣出了,Goldman的朋友一直在說,Lloyd Blankfein打爆了Spring Pocket

今年夏天,高盛帝國即將開啟所羅門時代。717日,持續一年多的掌門之爭塵埃落定。David  Solomon接班Lloyd Blankfein,華爾街之王冠上的迎來新主人。這是高盛20年來作為上市公司的第二次權力交接,在人事變動之際,高盛公佈了2018年二季度財報,受惠於公司投資銀行業務的強勁表現,Goldman交出了9年來最為漂亮的二季度成績單,收入達到94億美元,季度利潤同比大升44%


要做高盛接班人,不可以有頭髮,現年56歲,101號開始擔任CEO一職,預計能在高盛掌舵至少10年以上。目前擔任總裁的他,下班後生活多采多姿,在NYMiamiClubbing Scene都可以看到他玩電子音樂的身影,Spotify上也有他的電子音樂舞曲。

舞池上,他是DJ D-Sol;白天穿起西裝,則是投資銀行高盛集團的高層大衛所羅門,是個中佬Slash

高盛位於紐約曼哈頓Board Street 85號,一棟咖啡色大廈,除了牆上的門牌號碼,再沒有其他的標誌。崛起於20世紀初的高盛集團,低調地見證著華爾街的百年風雲變幻。高盛把未來的籌碼押在了所羅門身上,這位56歲的高盛新CEO在債券包銷領域是出了名的長袖善舞。

1962年出生的Solomon並不是典型的投行人,儘管他的血液裡流淌著猶太裔的經商基因。他沒有常春藤大學的背景,讀的是政治學的學士學位。



1986年,他先在Irving Trust工作,而後跳槽轉入債券大王的Drexel Burnham Lambert,從事的正是美國20世紀80年代風靡一時的垃圾債券。此後他又去到貝爾斯登(BearStearns)的垃圾債部門。所羅門對高收益債券領域有著超乎常人的前瞻性,1999年他以合夥人的身份加入高盛,相信貝爾斯登將成為時代引領者的投資者們都對他投去了錯愕的眼光。

但事實證明,Drexel和貝爾斯登最終都拜拜。

在高盛最初的幾年時間,所羅門主要打理杠杆融資和信貸業務。2006年他入駐高盛的頂級部門投行,十年時間裡,投行業務銷售業績增長了70%,利潤升了一倍,高盛的業務聲望達到頂峰。在公司傳統的交易業務日漸萎靡之際,所羅門主導的債券承銷業務無疑為高盛注入了一針強心劑。2017年該項業務收入達到了創紀錄的29.4億美元。

白天西裝革履,是華爾街之狼,晚上化身為D.J. D-Sol,則是夜店之王。

難以想像這位金融鉅子對於DJ行業的熱愛:他在Spotify上發佈的首支電子音樂《Don’t Stop》已經登上了熱門歌曲榜,D.J. D-Sol的月活聽眾人數也超過了178萬。年輕同學一定未聽過Don’t Stop,是Fleetwood Mac的老餅嘢。Fleetwood MacAnthem有很多,但絕不是Don’t Stop

隨著所羅門的登基,高盛將走上轉型之路。我們也開始做好倉,目標$275

所羅門首波改革之一便是要求高盛部門主管提出三年運營預算,他有意裁剪管理委員會的人數,並重新分配權力。所羅門還期望加強公司紀律,對數十年來鬆散的合夥制運作做出改革。不同於華爾街的傳統模式,所羅門要求高盛在徵召新員工時增加更多女性,以便在公司內達成徹底的性別平等,重新樹立高盛中小企業之友的形象。

上面提到的林夏如Shirley,林家一對姐妹,先後進入百年歷史的高盛,姐姐當年35歲;妹妹當年32歲。姐姐和全世界最有錢的人打交道,工作與一百億美元以上為伍;妹妹掌管全世界最大的創投基金。她們與李嘉誠在同一幢大樓上班,後來妹妹去了大摩。


姐妹先後成後成為GoldmanMD和合夥人。二人是投資銀行界少數的女性高級主管,一舉一動備受矚目。妹妹林夏如Shirley是老二,台灣長大,美國求學,又在香港工作任教,哈佛文學士、HKU政治與公共行政學博士,Goldman合夥人,主要負責私募基金、風險投資及大中華地區與新加Bore的國有企業私有化,她們也是Slash

Virginia Woolf是一位英國作家,被譽為二十世紀現代主義與女性主義的先鋒。她說:在我們每一個人當中都有兩種力量在統轄著,一種是男性的,一種是女性的;在男人的頭腦裡,男人勝過女人,在女人的頭腦裡,女人勝過男人。

霸氣外露,又風情萬種,神韻妖嬈,令男女老少癡迷。像狄娜、周迅、蓋鳴暉、天海佑希,可直,可彎,可男,可女,可柔,可強。

最近認識了那個法國妹i-Banker,爸爸是巴黎十大律師,囡囡下班做朱古力,送我一盒,好味到不得了,品牌叫Genaveh





2018年8月2日

為什麼我們近年的投資都集中在英美(三)?


Dump在美國總統大選期間,講的每一句「選舉語言」全部都一一兌現,在墨西哥邊境,立起高牆,退出巴黎氣候協定,到處點着火頭,引起全球貿易大戰,劍指中國,祭出301條款,強徵關稅,讓世人見識到佢的破壞力。

君子不立危牆下,洞悉美國未來國際戰略,就要先了解這個人,從他的成長歷程和生命經驗塑造出的幾大人格,這和《教父》入邊人物基本上是一模一樣。例如佢個柒仔Donald Trump Jr. 基本上就是Fredo Corleone

Dump算不上什麼偉大的政治人物,他只不是一個精明的生意人,睇穿習近平只是一頭裝睡了40年的獅子,國內大把勢力未擺平,他不允許這頭獅子詐傻扮懵,繼續搭美國經濟秩序的順風車,這個將會是妄想,

貿易戰之後,還有科技戰,金融戰,軍事戰,反而是中國還未看清大勢,加上一班唔夠班的幕僚,還企圖用貿易戰的邏輯希望談判,甚至放棄談判,唔同你傾,因為不單止是Dump,整個美國、歐盟已經認清楚佢詐傻扮懵,偷呃拐騙,底牌盡露這個事實

唔睇《教父》,又點了解特朗普?唔了解特朗普?又點為投資佈局?投資一定要有獨立思維,不要理別人說什麼,妳只有一個問題,必須要理清一點,美國會不會更好?中國會不會更壞?

如果妳相信美國會更好,美國的經濟和商業就會更好,咁樣只需要買進一些唔係太差嘅股票,一路揸住,妳就會贏。

基金剛剛發出上半年總結,各位同學本周都應該收到,大家應該清楚記得,佢在Twitter發炮攻擊亞馬遜的時候,我們已經用$1400左右的價錢,做倉亞馬遜,同時買入萍果。年初至今,亞馬遜升幅高達45%,遙遙領先一眾科技股。標普500科技板塊升幅10%,紐交所FANG+升幅30%,相比之下標普500升幅僅不足3%。可見,科技股貢獻了今年絕大部分美股升幅。

我們再回憶一下在中美貿易談判如火如荼的時候,每年一度的巴菲特股東會講過什麼?

佢話,而家我哋有大概5%的蘋果股權(當時的價值是2250億美元)非常大,但係過一段時間之後,我地不排除會繼續加碼6% 7%加上去,原因好簡單,蘋果產品已經有了一個生態圈,已經深入各方面,更重要的是我左顧右盼,並未睇到任何類似適當投資的標的。

我、查理、同埋Ajit Jain,三條友仔每人分別持有一億美元的蘋果股權,如果其他兩個人要將股權賣俾我,應我咁啱又有錢,肯定會買落嚟,因為值得。

我們不認為科技能夠解決一切問題,這也許是一些騙子、年輕小孩的夢想,一些產業,他們的護城河非常闊,科技的進展,沒有降低這條河的闊度和深度。

小米上市,一開始就注定不是單純的財務目的,而是背負最多的政治任務,關係到中國科技產業的未來,當全世界都睇淡小米IPO的時候,老占就在《信報》專欄用咗兩日好客觀咁分析現狀。美中兩國正在全球版圖鬥過你死我活,阿里巴巴在電子商務挑戰亞馬遜;騰訊和Facebook在社交媒體廝殺;最廢的百度,被安排去鬥Google;小米被賦予對決蘋果的重大責任。

對決蘋果?


你我應該比上一代更長命,人生既苦又長,應該要找一些好的投資陪過世。追求幸福或許不易,避開痛苦也許要簡單許多。

1997年,Amazon在美國納斯達克交易所上市。當時,許多投資者覺得它是一個笑話,白痴,網上賣書?之後每一年,光頭仔都寫一封股東信,迄今己經過20年,一般人更多地關注這些信件中搶眼的財務資料。例如最近的信件披露,全球Prime付費會員已達1億名。

但如果投資者細閱讀這20封信,會發現其實裡面蘊含著許多智慧、成功原則及密碼。

Jeff Bezos在其20年來的致股東信中表明,想要成功,光有技能是不夠的,更重要的是要有原則地做決定。他認為,如果你在做每一個決定前都需要全面的支援,你是不會成功的。

在亞馬遜發展的過程中,光頭仔做了許多讓常人不能理解的決定。正如在提到有關亞馬遜的戰略時指出,「我們的決策原則不一定是最正確的,但它是我們的。」無論是建立一個公司,還是試圖在某一個領域做到世界一流,都必須有一套原則來充當你的指南針。

Amazon而言,就像他在97年的信中提到的那樣,亞馬遜要成為的是「能買到任何東西的商店」。

妳自己的公司的原則是什麼?妳的終極目標是什麼?首先要做的就是為妳的企業或一個特定的目標寫下一個偉大的願景。

我們的願景,個個同學都識背:「衣食住行是地球最大的生意」,「一蚊基金」,小額投資者亦可享有VIP服務。也是我們一直在堅持的事,Ziggie是「衣」;Shojin「住」。


光頭仔在97年的信中討論僱員時說:在亞馬遜工作並不容易。當我面試新員工時,我告訴他們,你可以長時間,努力或聰明地工作,但在亞馬遜你不能三選二。高標準不是可有可無的。如果你想成為成功者,這是必要的。Bezos不僅自己堅持更高的標準,他也把他的周圍環境提升到更高的標準。

高標準是具有傳染性的。Bezos寫道:人們很容易通過實踐來學習高標準。高標準是具有傳染性的,將一個新人帶到一個高標準的團隊中,他們很快就會適應,反之亦然,如果低標準佔上風,那麼這些標準也會迅速傳播。

他曾在2016年的股東信中寫道:為什麼亞馬遜總在第一天。一個不進則退最簡單的方式,就是自以為已經掌握了一切。


第二天意味著停滯不前,接下來是無關緊要的事情,接著是痛苦的退步,接著是死亡,這就是今天的香港、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