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9年5月24日

美國真正的可怕的地方在哪兒?(25) ---- 想來就來?想走冇咁易



一向做事慢吞吞的日本企業,為何在對付某國某品牌這一件事上,動作會如此之快?Dump抵達日本之後,為何要急於會見日本老細們?

2006年,日本軟銀孫正義收購了Vodafone跨國性移動電話營辦商,世界最大流動通訊網路公司之一的日本業務,快速躋身成為繼NTT DoCoMoKDDI之後的第三大運營商。

軟銀嘗到了資本運作的甜頭,在某些擦鞋仔的迷魂煙之下,於2013年以220億美元閃電收購美國第三大無線集團Sprint 80%的股份。孫正義的策略很明確,目的就是想把Sprint與當時排名第四的美國T-Mobile合併,打造一支電信業新力量,實現與美國電信市場龍頭企業VerizonAT&T分庭抗禮。

然而,這次他打錯了算盤。就在收購交易完成的幾周前,美國電信業監管機構表示將以反壟斷為由,阻止SprintT-Mobile的合併。即使有軟銀接手,Sprint的經營情況也極不樂觀,在過去10多年一直在虧損,用戶流失量以每月數萬計。


如果不能收購T-MobileSprint的未來可能只有一個結果,那就是執笠。

任何企業,大到Microsoft, Google, Softbank, ARM, Toshiba只是美中貿易戰中的一顆棋子,如何遏制某國的崛起,消除對於American First的威脅,從BannonDump及四人幫的眼裡看來,單憑美國國力是不夠的,必須動員其所有的盟友,來一起封殺,日本是所有盟國中的大仔,必須先聽話,台灣是二仔,台積電、郭總統是二仔,也要聽話。

當年Toshiba斥鉅資收購美國公司WestingHouse後,僅僅幾年就巨虧數十億美元,都快蝕到仆街冚家鏟。瀕臨破產邊緣,最後東芝不得不以174億美元的低價,把WestingHouse便宜賣給了Western Digital Corp,同時還搭上了東芝半導體,這幾乎等同於把WestingHouse免費送人。


前車可鑑,孫正義恨不得把Sprint免費送人,免得年年巨虧。為了扭轉蝕大本的局面,孫正義改變了戰略初衷,不再指望收購T-Mobile,而是要把Sprint賣掉,幾年來一直為此奔走。20187月,孫正義終於說服了T-Mobile,對方同意以265億美元收購Sprint

孫正義終於舒了一口氣,壯士五年哉,裙甩衭甩,這次,終於能甩掉這個燙手山芋。然而,美國議會的想法正相反,你個死矮仔,美國是什麼地方?你軟銀想來就來嗎?想走冇咁易。

正當雙方進入Close Deal時,國會又跳了出來。議會認為軟銀用了很多某國某品牌的通訊設備,禁止軟銀把Sprint賣給T-Mobile

孫正義嚇到癩屎,你老味美國議會為什麼老是針對我,就不能換個馬雲?佢仲樣衰過我?

但也是無奈,在美國你得按規程辦事。為了能夠趕快甩掉Sprint走人,就在201812月,軟銀拆除了約61.45億人民幣的某品牌通信基站,改為歐美廠商產品。

美國議會一看這日本仔這是真心想走,看在表現這麼積極的份上,就給你點希望吧。2019521日,美國聯邦傳播委員會同意軟銀賣掉Sprint,就等美國司法省最後裁決了。配合Uber上市,比封利是仔你砸袋,等你攞個彩。

妳以為美國議會看孫正義這麼積極配合拆某品牌設備,就能為其放行嗎?那就錯得交關,美國還有自己的算盤。

521日,美國商務部公佈禁止美企向某國出售相關技術和產品的第4天。軟銀等了4天,但是越想心裡越寒。實體名單公佈後,美國議會又把軟銀叫來。

聽說你軟銀收購的那個英國公司ARM,是專門給某國做晶片授權的,我們正在封殺某國某品牌,前幾天也給你們老細發過郵件了,叫佢出席Palace Hotel的酒會,應該怎麼做,你懂的。

大哥,我在某國有很多投資呀,左有禁令,右有投名狀,沒了這個大客戶,ARM還有高通、蘋果,且都在美國;同時,軟銀手中還有Sprint這個蝕本貨急著要賣,生死存亡之際,便要扯旗,American First


Dump下一招更毒辣,華爾街的某國的IR部門,逐漸會停止協助某國企業到美國上市集資,亦要求美國退休基金和保險公司停止在某國投資。美國證監會(SEC)同時會調查MSCI和其他指數公司,是否協助某國某企業訛騙美國投資者。

20062012年,在美國上市的中國公司,多達400間。他們在美國做Road Show,請來荷里活大明星演唱,酒池肉林。這些假數,是由美國人購買的退休金等找數的,美國法例沒有保護美國人,也沒法懲處那些騙子。

而家,新仇舊恨一起清,某國及香港高官子女,學生間諜,千人計劃成員,金融詐騙,有我班農在,咁易走得甩?





2019年5月23日

美國真正的可怕的地方在哪兒?(24) ----隱瞞了50年的真相


Kingsman 2大反派女毒梟Julianne Moore勸說別人在飲料中少放糖時說了這麼一段話:糖的成癮性是可卡因的八倍,致死的可能性也有五倍之多,但糖是合法的。

讓她不解的是,酒精和煙草能夠在全球合法地掠奪財富,可是經營毒品生意的她,卻只能躲在一片原始森林裡,乾一些地下非法的勾當。

雖然她所說的八倍五倍有待論證,但是過量糖對於人體的害處,卻早已是一個不爭的事實。世衛組織曾調查了23個國家人口的死亡原因,得出結論:糖的危害,甚於吸煙。

美國權威專家在《Nature》雜誌上公開提出:糖就像煙草和酒精一樣,是一種有潛在危害且容易上癮的物質,攝入多瞭如同慢性自殺。

近日,國際頂級醫學期刊《Circulation》更是發布了一項重磅研究成果。一項針對11.8萬美國人的34年隨訪研究顯示,飲用含糖飲料越多,早死的風險就越大。其中女性的機率更是可高達63%,男性則高達29%

其實,糖的危害,也是最近幾年才被挖掘出來的。2016912日,《紐約時報》一篇報導震驚全球,該報導首次披露糖研究基金會花錢請專家造謠,重金買論文作假。

為什麼以前我們不知道呢?這事還要從上個世紀80年代前後說起。那時候,心臟病逐漸成為了美國死亡率最高的疾病,但是致病原因卻遲遲未能查明。

有人說是糖,也有人說是脂肪的原因。就在大家都拿不定主意的時候,糖研究基金會和糖王先出手了,他們一邊買通科學家、專家,讓他們發表對糖有利的研究論文,控制輿論。

給糖洗白,轉嫁罪證給脂肪。


最有名的就是用5萬美金收買哈佛營養學教授Dr. Hegsted。另一邊,圍攻那些意見相左的科學家,把這些抨擊糖的理論,扼殺在搖籃裡。比如劍橋科學家John Yudkin提出糖才是健康殺手。於是,他的書被描述為垃圾科學,他的名聲被摧毀,職業生涯也毀於一旦。

一時間,所有人都對脂肪唯恐避之不及,美國公共衛生部也發表聲明,鼓勵美國人少吃脂肪。於是,我們常常在商店裡看到,Low Fat Milk, Skim Milk、各種零脂肪飲品,而且脂肪含量越低,


價位越高。但是各種添加了糖的加工食品卻被打上了健康、全天然、Organic等標籤。直到今天,走進大型超市,你會發現:幾乎80%以上的食物裡都含有糖。這些符合美國膳食指南的產品,讓食品商賺錢賺到手軟。

然而,人類真的獲得了健康嗎?

並沒有,從1980年開始,世界各國的肥胖率,幾乎無一例外都在上升。如果僅僅是超重和肥胖,並不算一件多可怕的事,可怕的是它對我們身體內部的器官、心臟器造成極大的危害。

去年12月,一位前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FDA)專員,同時也是兒科醫生的David Caessler博士,在《華盛頓郵報》直播節目中,向大眾公開認錯:過去幾十年,我們給大眾的營養建議是失敗的,無數人開始恍然大悟,原來真正的敵人是糖。


那我們日常生活中,吃糖真的不多嗎?實際情況是,不管妳愛不愛吃糖,我們身邊的食物,無時無處不在過度添加。世衛組織給出的標準是,人們應該將每日的糖分攝取量控制在總攝取量的10%以下,甚至是5%。對於一名正常體重指數(BMI)的成年人,相當於每天攝取約25g(或6茶匙)的糖!

但真正殺傷力最強的,並不是這些,而是含糖飲料。(未完)



2019年5月16日

窮一生,其實做一兩個deal就夠(十一)

美國時間 510號,Uber45美元的發行價登陸紐交所。為了融資,近十年來Uber幾乎把能融的錢都融了,投資方數量也達到了驚人的90多個,其中包括Alphabet、微軟、Benchmark、紅杉資本等。

自從2014年阿里巴巴上市以來,美國股市已經很久都沒有一隻股票像Uber這樣引來如此高的市場關注度了。這家公司擬上市籌資81億美元,其IPO將列入美股史冊,成為今年以來美股最大規模IPO,也是2014Baba在紐交所上市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IPO交易。世上再沒有其他公司像 Uber 一樣這麼廣為人知、融了這麼多的錢,做了這麼多承諾,然後表現這麼差。Uber上市首日收跌7.62%,報收41.57美元,盤後繼續跌,截至收市值跌破700億美元,至697億美元。

Uber上市賺得最甘的是Benchmark Capital:早在2011年,作為Uber的首個機構投資者,Benchmark當年投的900萬美金,再加上後續又跟投的一些Series A,共拿到1.5億股Uber股份,占11%。隨著Uber上市,現在已經變成了70億美金。回報率足足有600餘倍,

在矽谷不計其數的VCBenchmark很老。但依然穩居頂級A Team陣營,早在1997年就投資了eBay,陸續投出 TwitterYelpSnapchatInstagramDropbox等公司;

帶領Benchmark的舵手是Matt Cohler,這位現年僅42歲的風險投資家2015年己經是Forbes 40 Under 40Matt經手的科技企業,往往都能成為明星級公司。

當年,他就是Facebook7號員工,他的人生夢想是做一名色士風演奏家。


Benchmark持有1.5億股Uber股份,持股比例11%,是僅次於日本軟銀(持股比例16.3%)的第二大股東,略高於Uber創始人Travis Kalanick(持股比例8%)。按照Uber設定的45美元IPO發行價,Benchmark持有的Uber股份在上市後價值約70億美元左右。

早於2011年,Benchmark已經參與Uber種子輪融資時,Benchmark的參投金額為區區900萬美元,每股成本僅0.073美元。後來,Benchmark追加了投資,累計投資額曾升至1.2億美元。

這依然相當於超過600倍的獲利,將是現代史上表現最出色的風險投資交易之一。

從不到1億美元到最多變為超過70億美元,Benchmark的投資回報要比最大股東軟銀多得多,孫正義一年前才參股Uber,代價高達77億美元,按照45美元的發行價,這筆投資最多約100億美元。也就是說,軟銀的獲利還不足一倍。以此推算,BenchmarkUber上市最大的贏家。

而當年Uber醜聞危機最嚴重的時候,Benchmark正是那個最積極推動踢走創始人Travis Kalanick的股東。

Matt出生於一個創業商人之家。他身為移民的外祖父發明瞭圓珠筆筆尖,但一分錢也沒賺到,因為他賣掉了專利,去世時身無分文。他還與某國有一些淵源,他在Yale讀書時修讀過中國歷史。在獲得音樂理論、電腦科學和金融榮譽學士學位之後,他去了McKinsey位於北京分公司,職位是管理顧問。這可以說是他步入矽谷成功之旅的起始點。

2002年,也就是從Yale畢業兩年後,Matt遇到了或許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人之一:時任PayPal執行副總裁的Reid Hoffman,肥仔Reid是一位知名的矽谷風險投資人。他在創業及投資方面擁有豐富的經驗。老占老博關於他的BlogN篇。肥仔Reid1997年參與創建的第一個公司就是一家約會配對社交平臺SocialNet.com。這一概念遠遠領先於時代,直到七、八年後,社交網路才逐漸變成一種行業趨勢。

兩人一見如故。順理成章地,Matt很快成了肥仔Reid的馬前卒,幫助後者在那一年啟動了新的創業公司LinkedIn。伴隨著公司發展壯大,他擔任過VP, MD職位,是肥仔Reid最得力的助手。

LinkedIn的那些日子裡,Matt學會了所有與投資社交媒體公司有關的事,真正具有了VC的思維。又過了兩年,也就是2004年夏天,Matt新認識了一位廢青企業家,他的名字叫Mark Zuckerberg。第二年,他就加入了Mark的公司,是第七號全職員工,也是公司第一位空降的高管。

他最初的職責就是……..(未完)



2019年5月15日

窮一生,其實做一兩個deal就夠(英國篇之二)


困擾了人類幾百年的終極哲學命題:誰是英國最好的大學?就是無人不知的牛津和劍橋。

事實上,牛津大學和劍橋大學不僅學術實力傲人,在地產投資領域的成績同樣矚目。這兩所大學在英國持有價值超過35億英鎊的不動產。而除此之外,它們還持有價值8.63億鎊的房產投資。其中一處資產,同學們一定聽過,倫敦O2體育場,坐落在倫敦南部的Greenwich


2009年的金融危機低點,劍橋大學的三一學院(Trinity College)膽大手快,兜底買入O2體育場,成交價僅2400萬英鎊,擁有999年產權。

隨後,Trinity College當起包租公,過去兩年收入的租金達2200萬英鎊,O2體育場成為了牛津劍橋所有資產中吸金能力最強的存在。牛津大學也不甘示弱,它在倫敦北部的Brent擁有超過300多套房產,既有住宅,也包括商鋪。



除此之外,牛津大學和劍橋大學還擁有眾多著名資產,包括:Top Gear測試賽道、板球俱樂部Rose BowlMillwall聯隊訓練場、維特島農場、位於里茲的多個工業區,以及100多家店鋪的永久產權。牛津劍橋部分資產在地圖上的分佈,左為牛津,右為劍橋。



坐擁這些優質不動產,劍橋大學和牛津大學輕鬆擁有大量收入,以雄厚資金實力支撐昂貴科研,保持它們國際頂尖的學術地位,而無需僅靠學費與政府撥款緊過活,也正是因為有了這兩所瑰寶大學,牛津和劍橋這兩座城市的房市可謂是精彩紛呈。




人口
牛津擁有150,200名居民,劍橋則為123,900牛津勝出。

房價
去年,牛津的房屋平均售價為50萬英鎊,比劍橋高出1萬英鎊;公寓的平均售價則為33.2萬英鎊,依然比劍橋高出1.2萬英鎊(資料來源:Savills)。這一回合,牛津再次勝出。

房價升幅
這一回合就微妙了。2018年,牛津的房價上升了1.2%,而劍橋則下跌了0.2%

所以又是牛津贏了嗎?且慢,過去五年,劍橋的房價升幅達41.8%,而牛津則為36.6%;過去十年,劍橋的房價漲幅超過80%,比牛津高出約13%(資料來源:Savills)。誰勝誰負,想必同學們自有答案。

房屋出售速度
在劍橋,價格在100萬英鎊及以上的房子45天內就能成功出售,這個數字,是全英平均水準的兩倍。
  
順便提一句,去年全英價格在100萬英鎊及以上的房子出售速度比去年快了5天,平均99天就能售出一套。

不論是房價升幅,還是房屋售出速度,劍橋的出色表現,歸根究底都是其房市空前的供不應求。妳問劍橋哪種房型最搶手?當地經紀的回答是:每一種。
劍橋一處價值175萬英鎊的房產,即使去年劍橋的房價有極小幅下跌,其房市將迅速復蘇。

這歸功於劍橋的兩大優勢:

其一,是它作為英國矽谷的科技中心地位。這裡聚集了眾多科技公司,包括微軟、華為,還有將在這裡設立新人工智慧實驗室的三星。無一例外,它們都被劍橋的科研實力與濟濟人才吸引。




與此同時,劍橋包括眾多生物醫藥與科技園區在內的研究設施正在不斷擴大規模:比如Cambridge Science Park,建成以來累計為英國創造了280億英鎊的出口總值。比如Biomedical Campus,歐洲最大的生物科學及醫學研究基地。此外,還有Granta ParkChesterford Research ParkGenome CampusBabraham Research Park等等眾多園區與基地。
  
可想而知,蓬勃發展的科技經濟帶來了源源不斷的就業機會,隨之而來的,便是穩健增長的人口與旺盛住房需求。2018年,劍橋共達成1228Deal,牛津的數目則為1072

而劍橋房市看好的另一大優勢,則是作為倫敦返工的熱點區域,這也正是為何步行可至火車站的房子在劍橋尤為受歡迎。劍橋本地居民、想到劍橋工作的專業人才、從倫敦搬離的買家,三者共同搶佔劍橋本就緊張的住房資源,房價大漲也是情理之中。

那麼放眼整個劍橋,最昂貴的是哪個區?



答案是Newnham2018年的資料顯示,在Newnham買棟房子的平均價格為771,000英鎊。Newnham坐落在寧靜的卡姆河河畔,宜人的Grantchester Meadows就在此區,野餐、游泳、坐看河上小舟悠遊都愜意不過。與此同時,附近還聚集了劍橋最好的眾多酒吧、Bakery、畫廊、商鋪和Studio。而在牛津,最貴的區則是St Margaret’s這裡一棟房屋的平均售價為120萬英鎊。

聖瑪加麗特位於牛津北部,被兩條河流環抱,擁有眾多繁華市集、特色商店和一流劇院,牛津的許多優秀學校也都坐落在此。

憑藉距倫敦不到1小時返工時間,很多來自倫敦的家庭買家都喜遷居牛津,尤其青睞教育資源優秀的牛津北部。



覺得難以在劍橋和牛津之間抉擇?未來連接劍橋與牛津的東西鐵路East West Railway建成後,去往兩座城市都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