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網頁瀏覽量

2018年8月6日

這個光頭中佬Slash,白天黑夜,同樣精采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高盛光頭幫一直是白宮及國會最大勢力,古有Paulson,今有Mnuchin

2015年開始阿里巴巴董事局有一個加拿大鬼佬,名叫Michael Evans,他身高一點九米,站在死矮仔馬雲身旁,畫面極為搞笑。這個鬼佬來頭也極不簡單,他是阿里巴巴總裁President and Director。他是1984年奧運划艇金牌得主。中國前總理朱鎔基都曾經指着他的鼻子說,中國需要他這樣的人。

前任美國財政部長、高盛主席 Henry Paulson本書「中國打交道Dealing with China」有提及過此人,有一次 Paulson給朱鎔基開會,朱鎔基指住Michael Evans問:「在高盛,像佢一樣的鬼佬有幾多個?」

Paulson答說:「只有一個,他做的事,全世界沒有人比佢做得更好。」朱鎔基話:「艾文斯先生,如果我哋有十個好似你一樣能幹的人,我就可以將所有國營企業成功轉型,如果我有100個你,我就可以把整個中國反轉。」

其實,馬雲的第一個貴人並非孫正義,他真正的伯樂是Goldman林夏如Shirley Lin。當年,她投資了馬雲。

19993月,馬雲開始創業,冇錢,同年10月,高盛聯合Fidelity等首輪投資阿里巴巴500萬美元,幫助馬雲挨過艱難的起步期。早在阿里巴巴創業初期,作為高盛集團私募部門亞洲區主管的Shirley,從她一位朋友那裡聽說了馬雲和他的巴巴,那位朋友就是剛剛加入巴巴的蔡崇信。當時,馬雲想以500萬美元的價格出售阿里巴巴10%的股份。最後的結果是,高盛以500萬美元獲得巴巴50%的股份。

2004年,就在林夏如離開高盛之後的第二年,高盛以買入價的7倍賣出了巴巴的股份。阿里目前市值4630億美金。如果持有到現在,高盛要爆賺了。可惜過早賣出了,Goldman的朋友一直在說,Lloyd Blankfein打爆了Spring Pocket

今年夏天,高盛帝國即將開啟所羅門時代。717日,持續一年多的掌門之爭塵埃落定。David  Solomon接班Lloyd Blankfein,華爾街之王冠上的迎來新主人。這是高盛20年來作為上市公司的第二次權力交接,在人事變動之際,高盛公佈了2018年二季度財報,受惠於公司投資銀行業務的強勁表現,Goldman交出了9年來最為漂亮的二季度成績單,收入達到94億美元,季度利潤同比大升44%


要做高盛接班人,不可以有頭髮,現年56歲,101號開始擔任CEO一職,預計能在高盛掌舵至少10年以上。目前擔任總裁的他,下班後生活多采多姿,在NYMiamiClubbing Scene都可以看到他玩電子音樂的身影,Spotify上也有他的電子音樂舞曲。

舞池上,他是DJ D-Sol;白天穿起西裝,則是投資銀行高盛集團的高層大衛所羅門,是個中佬Slash

高盛位於紐約曼哈頓Board Street 85號,一棟咖啡色大廈,除了牆上的門牌號碼,再沒有其他的標誌。崛起於20世紀初的高盛集團,低調地見證著華爾街的百年風雲變幻。高盛把未來的籌碼押在了所羅門身上,這位56歲的高盛新CEO在債券包銷領域是出了名的長袖善舞。

1962年出生的Solomon並不是典型的投行人,儘管他的血液裡流淌著猶太裔的經商基因。他沒有常春藤大學的背景,讀的是政治學的學士學位。



1986年,他先在Irving Trust工作,而後跳槽轉入債券大王的Drexel Burnham Lambert,從事的正是美國20世紀80年代風靡一時的垃圾債券。此後他又去到貝爾斯登(BearStearns)的垃圾債部門。所羅門對高收益債券領域有著超乎常人的前瞻性,1999年他以合夥人的身份加入高盛,相信貝爾斯登將成為時代引領者的投資者們都對他投去了錯愕的眼光。

但事實證明,Drexel和貝爾斯登最終都拜拜。

在高盛最初的幾年時間,所羅門主要打理杠杆融資和信貸業務。2006年他入駐高盛的頂級部門投行,十年時間裡,投行業務銷售業績增長了70%,利潤升了一倍,高盛的業務聲望達到頂峰。在公司傳統的交易業務日漸萎靡之際,所羅門主導的債券承銷業務無疑為高盛注入了一針強心劑。2017年該項業務收入達到了創紀錄的29.4億美元。

白天西裝革履,是華爾街之狼,晚上化身為D.J. D-Sol,則是夜店之王。

難以想像這位金融鉅子對於DJ行業的熱愛:他在Spotify上發佈的首支電子音樂《Don’t Stop》已經登上了熱門歌曲榜,D.J. D-Sol的月活聽眾人數也超過了178萬。年輕同學一定未聽過Don’t Stop,是Fleetwood Mac的老餅嘢。Fleetwood MacAnthem有很多,但絕不是Don’t Stop

隨著所羅門的登基,高盛將走上轉型之路。我們也開始做好倉,目標$275

所羅門首波改革之一便是要求高盛部門主管提出三年運營預算,他有意裁剪管理委員會的人數,並重新分配權力。所羅門還期望加強公司紀律,對數十年來鬆散的合夥制運作做出改革。不同於華爾街的傳統模式,所羅門要求高盛在徵召新員工時增加更多女性,以便在公司內達成徹底的性別平等,重新樹立高盛中小企業之友的形象。

上面提到的林夏如Shirley,林家一對姐妹,先後進入百年歷史的高盛,姐姐當年35歲;妹妹當年32歲。姐姐和全世界最有錢的人打交道,工作與一百億美元以上為伍;妹妹掌管全世界最大的創投基金。她們與李嘉誠在同一幢大樓上班,後來妹妹去了大摩。


姐妹先後成後成為GoldmanMD和合夥人。二人是投資銀行界少數的女性高級主管,一舉一動備受矚目。妹妹林夏如Shirley是老二,台灣長大,美國求學,又在香港工作任教,哈佛文學士、HKU政治與公共行政學博士,Goldman合夥人,主要負責私募基金、風險投資及大中華地區與新加Bore的國有企業私有化,她們也是Slash

Virginia Woolf是一位英國作家,被譽為二十世紀現代主義與女性主義的先鋒。她說:在我們每一個人當中都有兩種力量在統轄著,一種是男性的,一種是女性的;在男人的頭腦裡,男人勝過女人,在女人的頭腦裡,女人勝過男人。

霸氣外露,又風情萬種,神韻妖嬈,令男女老少癡迷。像狄娜、周迅、蓋鳴暉、天海佑希,可直,可彎,可男,可女,可柔,可強。







2017年3月6日

真正厲害的女人,必是雌雄同體


比妳有背景、比妳靚、還要比妳努力()

Virginia Woolf是一位英國作家,被譽為二十世紀現代主義與女性主義的先鋒。她說:在我們每一個人當中都有兩種力量在統轄著,一種是男性的,一種是女性的;在男人的頭腦裡,男人勝過女人,在女人的頭腦裡,女人勝過男人。


霸氣外露,又風情萬種,神韻妖嬈,令男女老少癡迷。像狄娜、周迅、蓋鳴暉、天海佑希,可直,可彎,可男,可女,可柔軟,可剛強。

大女水仙二女夏如分別是Goldman MD,老三女林水晶和四子林東潔,均畢業於波士頓大學,三女現為美國公益團體律師,四子為德意志證券VP

林爸爸到底有什麼樣的訣竅?能夠培養出4名具有國際觀,如此優秀的子女?故事發生在二十幾年前的某天。

她們的父親叫林順和。爸爸沒有顯赫家世背景,也算不上有錢人,一個平凡灣家庭出身的父親,當時林家正開著家庭會議,來投票表決,到底要不要移民美國?因為在台灣IBM服務的父親有機會派到美國IBM總公司服務,他詢問家裡的意見,當時除了他與太太是成人外,四個豆釘都還在念書,老大正準備高中聯考,老二就讀國一,老三與老四則還在念小學。

投票的結果出來了,三比三,兩邊各有一名大人、兩位細路投贊成和反對票,爸爸說,既然平手,可不可以讓身為當事人的我,計分權重多一點,就這樣,林順和一家踏上美帝合眾國。家庭會議的抉擇,走出一家人不一樣的人生路途,也深深影響了四個小孩的未來。

小孩懂什麼?是一般父母的想法,移民這麼重大的事那敢要小孩參與決定?

但林爸爸卻把小孩當作大人看待,尊重並聆聽他們的意見,連決定送誰去念台灣的美國學校,也由小孩自己決定。長女林水仙才五、六歲時,家裡經濟並不寬裕,但林順和認為孩子總要有人會講英文,決定送其中一名去念美國學校,他就召開家庭會議跟太太與四名幼子討論,結果爭執不下,只好抽籤決定,中獎的是老二林夏如,林順和也信守承諾送她進入美國學校。

打從幼稚園開始,林家每年都有一、兩次的家庭會議,爸爸開會時很有原則,規定每個人只能發表意見十分鐘,而且只能講建設性的話,因此,在開會之前都要很認真準備。再重要的事情,他都會像對大人一樣地跟我們小孩商量。

林爸爸把在IBM開會的方式帶回家,訓練小孩表達與溝通的能力。IBM的工作成了左右林順和一家六口命運的關鍵因素。身為「IBM黃埔一期」的林順和,在IBM整整待了二十七年。台灣政壇許多名人都是他前學長、學弟,如宋楚瑜、蕭萬長、關中。


林爸爸打小就很會考試的他原本想當個外交官,但政大外交系畢業後,立即考上台大政治研究所,不久又考取公費留學後,在美國夏威夷大學攻讀政治碩士期間,卻又對剛萌芽的個人電腦產生興趣。


三十歲那年,遇到IBM要來臺灣擴展據點,他順勢加入IBM,從基層員工做起,同時成為升遷最快的主管,1976年赴美接受兩年完整的高層資訊主管儲備訓練課程後,又奉派到美國、香港、中國等地,主管亞太區業務系統及品管業務,曾出任IBM在天津第一個投資案的總經理。在美國前後六年、香港三年,林順和都帶著一家六口一起遷移,他不僅自己增廣見聞,也為子女們提供學習不同語言、長見識的機會。

他認為要成功,不管你們作哪一行,怎麼成功,都沒關係,但就是要成功。

林順和從小就不斷告訴三女一子。林爸爸治家如同治理公司,更把四位子女全當作:「專業經理人」來管理,教育孩子一概採用「目標管理」,家庭會議就是他進行小孩目標管理的主要方式之一。

林水仙念國中時,林順和在年底的家庭會議中,要求每人要寫出五年計劃,在一陣討價還價之後,四個小孩把計畫寫好放進紅包裡。五年後,他會再拿出來檢討,要求沒有達到計畫的小孩自己好好反省。當我小學時,我的目標寫著要考上北一女,父親卻告訴我說,北一女不是正常目標,成為一個怎麼樣的人,要做什麼事業,才是你們要計畫的,這就是父親給予林夏如姊弟們不同于一般家庭的視野。

為了撇開親情,達到客觀公正及效率的要求,林爸爸還常常找來開企管顧問公司的友人一塊兒來家中開檢討會,監督子女完成目標。現在,林夏如還學習父親開家庭會議的方式,要兩個女兒跟她一起開會,她才知道,要小孩乖乖坐在椅子上開會,可真不容易。

林順和更是不惜代價要讓小孩們得到最好的教育,絲毫也不輸企業家培養第二代的精英教育作法,他遍訪臺灣及美國的名校,非要找到自己負擔得起的名校不可。

除了名校外,他特別重視語言教育,每個孩子除了中文與台語外,還會英語、廣東話,及母語的客家話,除老大林水仙外,其餘都因為工作及念書而精通日文,曾經在西班牙工作過的老二林夏如,也會拉丁文,林家小孩個個都精通多國語言。

細路的彈性很大,在美國期間,都同時使用中文、客語、台語與英文進行對話,像新加坡、瑞士這種多語文國家就是這樣教育小孩的。林順和認為,不該限制小孩只學習哪一國語言,即使多語文進行,小孩子全部都可以學得很好。

四名子女念的大學也都是名校,林水仙念電機最著名的Cooper Union,林夏如念哈佛大學的政治系與東亞系,林水晶與林東潔則是念波士頓大學法律系與旅館管理系。林順和負責幫小孩找學校,卻不幫小孩選志願,從小數理超強的林水仙念電機,熱情活潑的林夏如念政治及東亞系,正義感十足的林水晶走法律,從小立志三十歲要當總經理的林東潔選擇念旅館管理,林順和一切都由小孩自己決定。後來,林東潔對投資產生興趣,想回到美國念企管碩士時,林順和也支持他,但學費只供應到大學畢業,林東潔只好先向姐姐們借錢入學。


日文,也是林爸爸精英教育的一環,在美國期間,林夏如與林水晶念高中時,林順和雖不強迫,卻不斷以行銷本事說服她們兩人到日本念一年大學。當時讀高二的林夏如跳級考上哈佛大學,他建議林夏如應該趁年輕去日本念一年大學搞好日文,不急著念美國大學,林夏如雖然決定念哈佛,後來還是去日本慶應大學當了一年的交換學生。不過,去日本的學費卻是林夏如在日本花旗銀行打工賺來的。

單以林順和一位薪水階級確實很難負擔起四個小孩取得美國大學學位,但是林家夫婦還是熬過來了。曾經長達七、八年,每年都有三個小孩正在讀大學,平均每人的學費高達三、四萬美元,每年要有十二萬美元,IBM的薪水根本不夠支付小孩,很會理財的林太太則是省吃儉用,及自己一些投資獲利得來協助先生一關過一關。

Shirley說:年輕人不試著冒險或走出去發展,也是因為台灣很舒服。很舒服的原因有兩點,一個是大學愈來愈多,這是一個先進國家應該做的,像香港、美國大學畢業生都超過3成,在先進國家這是一個必然現象。但台灣的大學畢業生這麼多,經常沒得到適合社會需求的培訓,結果讓學生畢業後非常失落。

第二個原因,是社會太保護下一代,擔心孩子沒有得到所有優勢。所以我看到在身邊親戚朋友都是,有能力的父母,會一廂情願地滿足下一代。年輕人不一定要找薪水最高的,但要能建造一個更美麗、更美好的未來;我覺得下一代要有正確的觀念,要做負責任的公民、有企圖心的領導人。

一定要鼓勵年輕人,多往外看,更重要的是鼓勵他們回來,創造回來的願景。畢竟,像台灣這麼美好的地方是很少的。



2017年3月5日

比妳有背景、比妳靚、還要比妳努力(三)


山本耀司說過:女人的美,在骨不在皮。

一對姐妹,先後進入百年歷史的高盛,姐姐當年35歲;妹妹當年32歲。姐姐和全世界最有錢的人打交道,工作與一百億美元以上為伍;妹妹掌管全世界最大的創投基金。她們與李嘉誠在同一幢大樓上班,後來妹妹去了大摩。

姐妹先後成後成為GoldmanMD和合夥人。二人是投資銀行界少數的女性高級主管,一舉一動備受矚目。姐姐最早投資馬雲。

妹妹林夏如Shirley是老二,台灣長大,美國求學,又在香港工作任教,哈佛文學士、HKU政治與公共行政學博士,Goldman合夥人,主要負責私募基金、風險投資及大中華地區與新加Bore的國有企業私有化。

其實,馬雲的第一個貴人並非孫正義,他真正的伯樂是Goldman。當年,她投資了馬雲。


19993月,馬雲開始創業,冇錢,同年10月,高盛聯合Fidelity等首輪投資阿里巴巴500萬美元,幫助馬雲挨過艱難的起步期。早在阿里巴巴創業初期,作為高盛集團私募部門亞洲區主管的Shirley,從她一位朋友那裡聽說了馬雲和他的巴巴,那位朋友就是剛剛加入巴巴的蔡崇信。

當時,馬雲想以500萬美元的價格出售阿里巴巴10%的股份。最後的結果是,高盛以500萬美元獲得巴巴50%的股份。


2004年,就在林夏如離開高盛之後的第二年,高盛以買入價的7倍賣出了巴巴的股份。阿里目前市值2500億美金。如果持有到現在,高盛要爆賺了。可惜過早賣出了,Goldman的朋友一直在說,Lloyd Blankfein打爆了Spring Pocket

後來,林夏如讀了博士,當了教授,同時替哈佛面試亞洲新生。 看過數萬份簡歷的她指出:不論學校還是企業,頂尖人才,最重要的是人格和價值觀,是否誠實、努力、敢冒險。 而和歐美學生相比,支那及香港學生的人格發展相對緩慢。

父母都希望小孩有一個Certain Future(確定的未來),但現在最需要的人格特質是,要有冒險精神,因為世界改變太快。

Shirley對支那、美國、台灣、香港都有較深刻瞭解。她表示,現在大陸、台灣、美國,領導階層都太老,焦點不是男女有別,而是年輕世代和嬰兒潮以後出生領導者的價值觀區別。如美國大選最初,Bernie Sanders之所以贏得年輕人支持,主要是因為年輕人對他理念和價值的認同,這點比性別、國家、社區的認同更重要。






姐姐長女Susan林水仙,畢業於美國私立名校Cooper Union大學。猶太人創辦的Cooper Union位於紐約,全校只有建築、藝術和電機等3個系,林水仙選擇了電機系。


她曾任摩根斯坦利台灣區總裁,現任美國老牌PE安盈投資(AEA)董事總經理; AEA由洛克菲勒(Rockefeller), MellonHarrima三大家族以及S.G. Warburg & Co.共同建立。公司具有超過40年的投資經驗,安盈投資的業務集中於對四個行業部門進行控制收購:具有附加值的工業產品、專用化學產品、消費產品、以及這些行業所涉及的服務。最近的獵物是Lumen Optical

她們的父親叫林順和。爸爸沒有顯赫家世背景,也算不上有錢人,一個平凡灣家庭出身的父親,卻教育出四位具有國際觀的兒女。老三女林水晶和四子林東潔,均畢業於波士頓大學,三女現為美國公益團體律師,四子為德意志證券VP



故事發生在二十幾年前的某天……(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