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8年12月18日

美國真正的可怕的地方在哪兒?(十五) ---- 39歲失業,如今身家3500億

Michael Bloomberg最近宣佈將捐贈18億美元給母校John Hopkins創史上最大教育捐款。他將會參加2020年總統競選,身家441億美元,財富是現任總統Dump8倍。更令現任總統緊張的是,他還當過12年紐約市長,並把60億美元赤字變成36億美元盈餘,甚至還將市民的平均壽命增加了2.2年。

而這所有的一切,都源於Bloomberg 39歲那年的失業經歷。



大一那年,父親病逝。母親原是一名C9,面對變故,她沒有抱怨,而是自學各種技能,外出工作,供Bloomberg妹繼續讀書。他說自己繼承了母親的處世態度:最大努力做能做的事,然後繼續做下一件事。後來他一直以這種態度應對人生起伏。

從哈佛商學院畢業後,Bloomberg進入華爾街所羅門兄弟。當時,所羅門還是一家細行,他是該公司唯一的哈佛畢業生,但卻被安排到一個沒有冷氣的Basement,數債券和股票憑證。

他當然唔妥這種安排,卻沒有抱怨,他努力幹好這份苦差。3個月後,他被晉升到銷售部,年底又被安排到交易大廳,成了一名薪水不低的真正「職員」。第七年,成為公司合夥人,領導整個股票部門。但接手股票部門六年後,布隆伯格卻被撤職,調去管最冷清的電腦部。這依然沒有改變他的工作態度,集合電腦部和當時的市場狀況,他提出了一個開發金融資訊終端機的設想,改變華爾街當時靠人工更新資訊的局面,為此不斷向老闆諫言。

但老闆沒有採納他的建議,而是將公司與一家上市公司合併,廢除合夥人制,並炒了他。Bloomberg在所羅門工作了15年,每週工作6天,每天12個小時,從未想過跳槽,他始終看長遠,看大局,處處維護公司,最後卻被一腳踢開。

那一年,Bloomberg 39歲。

面對大變,Bloomberg依然積極樂觀,尋找新機會。是年10月,他創辦彭博公司,生產自己在所羅門一直在構思的金融資訊終端機。後來該項目獲得巨大成功,成為彭博的支柱業務,如今一年營收超過70億美元。


不抱怨,去改變,讓他不斷走向成功。他說:生活是一種妥協,但我從不向後看。

他經常強調自己之所以成功,是因為從來不做長遠計畫。

對於他而言,創業本身就是計畫外的產物。他從沒有計畫過自己會靠終端機挖到第一桶金,也從沒有提前計畫過要進入新聞業,更沒有提前計畫過要當紐約市長。

但他統統都做到了,而且做得很好。Bloomberg不認為人生是可以計畫出來的,創業尤其不是。

他舉例說自己有一次參加一個潛在競爭對手的展示會,其CEO通過PPT展示,幻燈片做得很棒,各個細節都很逼真,但這家公司連產品都沒有,後來也沒有做出來。那時候VC投資興起,這種由風險投資主導的計畫型創業到處都是,VC們要求創業者構思完整的商業模式,把產品、市場、營收計畫得清清楚楚,試圖從開頭決定最後一步。

Bloomberg覺得這種創業很白痴,因為創業者並不確切地知道產品最終是什麼樣子,誰會購買,價格定多少合適,以及整個事情發生的順序。創業者認為成功的關鍵在於預測未來,Bloomberg則認為預測未來是不可能的,創業者也不需要預測未來。


他以自己為例:做金融資訊終端機時,華爾街已經產生了結束人工更新資訊的訴求,只是還沒有人做出一個好的機器;後來進軍新聞業時,歐美社會也產生了對於金融財經資訊的需求,也是沒有人提供好的內容。

他不預測未來,但他發現未被滿足的需求,並且因此成功。正如塵世上一切的Asset Management公司都是服務大客、Fat CatHigh Net Worth;我們服務口袋只有一元的投資人,所以,才有今天的一切。


Bloomberg說,我或我的公司取得的每一個重大進展,都是漸進性的而不是革命性的,是集腋成裘,而不是大運。

與計畫相比,他更重視積累,平時努力工作,盡可能地多玩手啤牌,充分積累一切資源,讓自己有能力靠近機會。當機會到來時,他則以充分的靈活性應對。他會在現實的基礎上制定三個月、六個月、一年的短期計畫,但不會被這些計畫綁住手腳,彭博的發展道路就是被這麼調整出來的。

當員工問:「老闆,我們到底會走到什麼地方?」
他回答:「哥倫布也不知道他會走到哪裡。關鍵在於,我們正在前進。

妳更不能靠大路貨賺錢(未完)

伸延的Bloomberg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